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常常會說“這根本不可能,騙小孩嗎?”但是一到股市中,我們卻往往偏要挑戰不可能,直接將一些基本常識丟到九霄云外,所以,股票投資難嗎?其實,你只要把股市的問題換到日常生活角度去捫心自問,往往會讓你避開許多大坑。

——坤鵬論

坤鵬論:價值投資者哭了!為什么美女紛紛一夜變如花-自媒體|坤鵬論

2019年以來,尤其進入6~7月,股市真是天雷滾滾,資產荒愈演愈烈。

咱不說茅臺放緩、榨菜不脆這些業績不理想的股票,因為企業經營和人生一樣,起起伏伏,不可能一帆風順。

今天只談談那些個數得著的白馬殿堂級股票,為什么批量褪去閃閃金衣,有的金衣變銀衣,有的干脆一脫到底,昨天的高貴白馬,咋就變成了雜毛斑馬!

這些變故尤其刺激價值投資者,選股如選妻,說好的永遠和你在一起,結果一覺醒來,身邊的美女變如花。

坤鵬論:價值投資者哭了!為什么美女紛紛一夜變如花-自媒體|坤鵬論

一、價值投資者的悲哀

有時候,挺悲哀,我們投資的關鍵常常不是價值而是防騙!

一直以來,許多人認為,價值投資比投資到風險較小的指數基金上更有意義。

但是,這并沒有被廣泛證明過。

確實,價值投資獲得成功的人不少,特別是以股神巴菲特為代表,可是,再怎么算,他們也都屬于鳳毛麟角,沒有任何數據證明過,在八虧一平一賺的結果中,“一賺”里面到底有多少是價值投資者。

而且,價值投資關注的是企業品質,也就是所謂的內在價值,但是,這就要面臨一個比其他投資者更難的問題,那就是如何辨識企業的真面目。

很多投資者對市盈率、市凈率還有PD之類指標的確切意義缺乏一個清楚認識,而且對這些比率不確切的使用會導致投資付出很高的代價。

而這些數據指標全部源于企業財報,所以最主要、最扎心的問題來了:

是什么給了我們勇氣,讓我們在根本不明白企業復雜的會計規則的基礎下,就敢用自己辛辛苦苦賺來的錢去換回來一張張股票?

坤鵬論:價值投資者哭了!為什么美女紛紛一夜變如花-自媒體|坤鵬論

最近這些個應接不暇的財務丑聞被披露后,震驚了不少價值投資者,特別是其中不乏多年來高貴的白馬。

這使我們不得不面對一個更加嚴峻的問題:即使你認真并詳細地學習了財務相關知識,深刻地了解了各種財務造假手段,但還是對理解一家公司的真實財務狀況幫助甚小。

因為,搞清楚財務文件是怎么回事,并且弄明白資產負債表、現金流量表和利潤表之間的關系,以及它們之間如何互相作用,這就不是絕大部分普通投資者所能做到的事。

為什么這些公司可以常年造假而不被發現?

為什么造假金額令人瞋目結舌而不被發現?

想想,我們所獲得的那些個被媒體引用、被分析師分析、被投資者參考的數據來自哪里?

應該說,沒有一個數是我們自己能夠親自統計和得出的,甚至連親眼所見都不可能。

就像坤鵬論之前所說的,我們很多自認為是自己的觀點其實都是別人給的,就像我們篤信的市盈率、ROE等等,你以為八九不離十,但有些上市公司干的就是一二不離十的勾當。

因為,無法掌握一手的真實數據,所以,投資者不得不依賴企業、媒體、券商、分析師,還有那些審計機構。

有句話說得好——“誰給我面包,我為誰歌唱”。

以上這些角色和我們投資者的利益瓜葛真的不多,頂多算是一口湯的關系吧。

這其中的企業確實要靠投資者投票決定其股價漲跌,但它不可能去做每一位投資者的工作。

而且,它只要做好能夠釋放信息能量的媒體、分析師、券商、審計機構就好了,只要信息能量夠足,投資者自然跟在后面趨之若鶩。

這也是為什么即使對會計規則深度了解,也不能讓我們對公司真實財務狀況完全掌握的根本原因。

是不是挺悲哀!

價值投資者賴以決策和投資的關鍵數據,居然完完全全、徹頭徹尾掌握在別人手中,從一開始風險就已經在那里了。

坤鵬論:價值投資者哭了!為什么美女紛紛一夜變如花-自媒體|坤鵬論

二、看不透的財務報告

坤鵬論一位從事會計行業的朋友說,光是一個“財務疏漏”就可以讓一家公司在兩年或者更長時間內在它的財務報告上顯示盈利而不是虧損。

而且,對于會計人員來說,有不計其數的掩蓋方法供其選用,甚至這些方法中有很多還漸漸成為了合法行為。

不幸的是,這個行業的記賬,本應具有的公正性和客觀性,根本無法和現實會計實踐中所體現出來的主觀性還有曖昧性相提并論。

每天,公司的會計人員必須要做出很多判斷和決定,比如:存貨如何定價、企業商譽的質量、商業擔保的成本,還有那些各種各樣的費用,較真兒的話,這些決定都存在爭議。

一旦會計人員做出判斷和決定,那么這些決定就帶來了一些被精確到每1分錢的數字,而且這些數字表面看上去,不容置疑。

最后落實到報表的那些數字,有不少其實就是所謂的科學而精確的謊言,但它們擁有極強的殺傷力。

不得不說,人類是盲從的,特別是盲從于權威,盲從于所謂的科學,盲從于所謂的統計數據。

在應用數學中,一個數學模型的實用性在攻擊下總是十分脆弱。

比如:這個模型對于這種情況是不是很合適?這些假設是不是有保障?

但是,一旦這些假設成立并且模型被采用后,人們就會閉上了質疑的眼睛,而只去關注它的計算方法還有邏輯結構,而對其最關鍵的問題則直接忽視,因為在他們心中早就有了一個堅固的定式認知,這是專家制造的模型,怎么可能有錯呢!

兩百年前,德國著名的詩人歌德就已經回應了這個問題,他說:“復式記賬法是人類最為美妙的發現之一。”

僅僅關注記賬方式還有那些輸出的數字,而不去注意那些假設的合理性和合法性,這種做法不論在數學還是會計上都會損失慘重。

還有就是企業會計實踐的透明度。

如果企業的會計行為是完全透明公開的,那么獨立的和被信任的外部審計人員就可以在需要的時候發布客觀公正的報告,揭示財務數據背后不為人知的信息,從而提醒那些和違法行為有關的所有人,并刺激有關方面采取補救性的措施。

如果審計人員是非獨立的,或者是不被信任的,那么他往往會淪落為是這個違法行為的另一個參與者。

坤鵬論常說,每個人都是有價碼的,唯一不同的只有高和低。

所以,到這里你就該明白,為什么每家公司的CFO以及他的會計們在企業具有極高的重要性,因為他們不僅能將企業經營變成數字,而且還有企業美容師的作用。

為什么會計都是越老越吃香,其實他們和美容師一樣,做得多了,經驗自然豐富,技藝自然高超,最強的會計就是最強的美容師,厲害到讓別人根本看不出整過容。

坤鵬論:價值投資者哭了!為什么美女紛紛一夜變如花-自媒體|坤鵬論

三、泡沫時,投資者可能也是共犯

我們要明白一個道理,越是經濟繁榮,越是貨幣寬松,越是貨幣寬松,越容易負債累累。

接著,還有一個不變的道理,信用過度的情況下,金融往往就會變成零和博弈的游戲,整體金融的盈利一般被封頂在社會經濟發展的上限值,超越這個值后,很多都是自己跟自己玩的游戲,有個專業名詞叫資金空轉。

而且,這種時候大家的錢來得都會比較容易,于是競爭就會變得更加激烈,再接著,自然是大家的收入都會慢慢下降,最終在潮退之際,沉重的債務往往會導致企業陷入困境。

所以,經濟繁榮的大牛市中,我們更要睜大眼睛,特別要關注企業的ROE和負債率,如果ROE高,后者超高,基本可以判斷企業有玩金融把戲的嫌疑。

從歷史經驗看,凡是在繁榮期過度玩金融的企業,最終都不會有好下場。

覆水難收這個詞真好,潑出去的錢如同潑出去的水,放出去容易,收回來挺難。

坤鵬論:價值投資者哭了!為什么美女紛紛一夜變如花-自媒體|坤鵬論

俗話說得好,一個巴掌拍不響。

企業有問題,難道投資者就是完全無辜的受害者嗎?

投資者擁有著股市最厲害的投票權,企業有時候不得不迎合投票者的意愿,特別是在牛市泡沫時。

就像坤鵬論昨天在《深刻的領悟 富翁從投資到生活都是復利思維》所說的,投資者關鍵要懂復利規律,再厲害的企業也不可能逆天地不斷高速增長。

正如巴菲特所說:“在有限的世界里,任何高成長的事物終將自我毀滅。”

可是,實際上有幾個投資者能明白?!

他們相信并苛求著企業就是要不斷地高速成長,不高速,就不投你的票!

如果換作你是企業管理者,你會怎么辦?

99%會千方百計迎合,當發現投資者要的成長非人力可為,靠努力都達不到,于是,自然會絞盡腦汁尋找各種可能。

于是,造假必然會成為想盡辦法中的辦法。

因此,自股市誕生410年來,從來都是牛市亂相多,沒有任何不同。

造假的手段包括但不限于:并購、財務造假等,尤其以后者短平快,基本算是能用錢解決的事。

我們常說,世間所有的捷徑不是死路就是大彎路,而造假這種捷徑更甚,絕對的死路一條。

而且,它與大部分以金錢利益為目的的壞事一樣,堪比吸毒,一旦沾染,想戒都難。

因為,如同一個謊言必須要用更多謊言來圓,而造假哪怕只是一次,也要用更多的造假去掩飾,最終就像破船上的洞,越漏越多。

甚至,在不可能的增長壓力下,造假很可能會成為整個公司的黑暗共識。

什么樣的老板吸引什么樣的員工,什么樣的企業文化留住什么樣的員工。

這就是企業的吸引力法則。

于是誠實者憤然離開,偷奸耍滑者如魚得水。

結果企業的水越來越混。

造假,最終會成為企業文化的精髓。

所以,造假是原罪,就像一條不歸路,只有也只能越走越黑。

坤鵬論:價值投資者哭了!為什么美女紛紛一夜變如花-自媒體|坤鵬論

四、破窗的財務造假

不得不說,很長一段時間來,國內股市的造假成本真心有點低,《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規定,上市公司財務造假,監管機構罰款金額最高60萬的處罰規定。

而像小燕子趙薇那般毫無底線地割韭菜,不止一項罪名,加起來才罰70萬元。

60萬,就算是70萬,也只是毛毛雨!

而且,這么多年,因為造假退市就沒幾個。

慶幸的是,很快重罰“財務造假”、“割韭菜”等將納入新的《證券法》。

1969年,美國斯坦福大學心理學家菲利普·津巴多進行了一項實驗。

他找來兩輛一模一樣的汽車,把其中的一輛停在加州帕洛阿爾托的中產階級社區,而另一輛停在相對雜亂的紐約布朗克斯區。

停在布朗克斯的那輛,他把車牌摘掉,把頂棚打開,結果當天就被偷走了。

而放在帕洛阿爾托的那輛,一個星期也無人理睬。

后來,津巴多用錘子把那輛車的玻璃敲了個大洞。

結果,僅僅過了幾個小時,它就不見了。

以這項實驗為基礎,政治學家威爾遜和犯罪學家凱琳提出了“破窗效應”理論。

他們認為:如果有人打壞了一幢建筑物的窗戶玻璃,而這扇窗戶又得不到及時維修,別人就可能受到某些示范性的縱容去打碎更多窗戶。

久而久之,這些破窗戶就給人造成一種無序的感覺,結果在這種公眾麻木不仁的氛圍中,犯罪就會滋生、猖獗。

而造假這個問題,多少也有破窗效應存在,上市公司之間,特別是同行業中,誰不知誰的深淺,如果看到別人造假而獲得高額利潤,還沒有被處罰,久而久之,更多的公司就會效仿。

公司是人的組織,公司的行為如果多從人的角度去觀察、去揣摩,你會明白更多。

所以,坤鵬論認為,金融泡沫如雪崩,只要參與其中,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可以說,自股票第一次被買賣到如今的410年間,金融泡沫反復出現。

一次又一次,股價飆升到不合理的高度而后又急速下滑。

一次又一次,這個過程總是伴隨著欺詐,不僅僅是現在,也不僅僅是我們。

到底該怎么辦?且聽坤鵬論下回分解!

本文由“坤鵬論”原創,轉載請保留本信息

坤鵬論

請您關注坤鵬論微信公眾號:kunpenglun。坤鵬論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創始人為:封立鵬、滕大鵬、江禮坤,是包括今日頭條、雪球、搜狐、網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網站或自媒體平臺的特約專家或特約專欄作者,目前已累計發表原創文章與問答6000余篇,文章傳播被轉載量超過800余萬次,文章總閱讀量近20億。


注:坤鵬論由三位互聯網和媒體老兵封立鵬、滕大鵬、江禮坤組合而成。坤鵬論又多了位新成員:廖煒。即日起,坤鵬論所有自媒體渠道對外開放,接受網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寫科技、互聯網、社會化營銷等,歡迎投稿給坤鵬論。優秀文章坤鵬論將在今日頭條、微信公眾號、搜狐自媒體、官網等多個渠道發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處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坤鵬論”微信公眾號:kunpenglun,回復“投稿”查看,自媒體人可加QQ群交流,群號: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