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為什么虧多勝少,人性使然,人性不變,股市不變,所以今天的股市和410年前的股市,只有外在技術的升級,內在的一切都沒變過,人們還是好貪小便宜,吃不得小虧,這樣的心態使大多數股民幾乎必然地成為輸家。

——坤鵬論

坤鵬論:投資就是投資,不是讓你和股票談戀愛!-自媒體|坤鵬論

在與許多朋友交流過程中,坤鵬論發現不少人有個共同的問題,而它往往就是讓人難以在股市賺錢的癥結之一,并且,它特別容易發生在價值投資者身上。

這個問題就是,深深地愛上了自己所持有的股票,左看右看,它有千般好,漲也好,跌也罷,今生絕對不離不棄。

他們最常引用的就是巴菲特等投資大師關于長期持有的名言警句。

今天,坤鵬論就來講講關于為什么人們會愛上股票以及應該如何應對的話題。

一、為什么會愛上股票

1.愛是人類進化的產物

從達爾文的人類進化理論看,愛這種心理特征其最終目的就是為了促進人類的繁衍。

同時,愛會讓人緊緊地守護住已經擁有的東西,這在人類歷史長河中的大部分時間里,非常非常重要。

其實,不管是生活還是投資,何嘗不是一樣的道理——保住已有,再去爭取更多。

所以,人類才有了失去的痛苦遠遠大于得到的幸福這一心理特點。

人們偏愛那些能夠與快樂相聯系的刺激,相反,對于那些與痛苦相關的刺激唯恐避之不及。

愛與投入是成正比的。

我們投入的時間、金錢、努力或者飽受的折磨越多,則越加感覺有堅持的必要,同時也把它的價值看得越重——不管是對是錯。

我們不想讓之前的努力泡湯,所以,愛惜自己的面子,害怕承認失敗的痛苦。

如果別人對我們的決定提出異議,我們甚至會更加堅持自己行為的正確性。

就像生活中的愛一樣,如果是雙向付出,比如:你愛對方,對方會給予回報,愛就會不斷升溫,非要愛到天荒地老。

而一個人深愛他持有的股票,也會有類似的原因,這些股票往往是他的精挑細選,在持有后,確實讓其擁有過不錯的回報,漲勢喜人,投入的金錢換來了相當顯著增加的賬面財富。

所以,在面對所愛受到質疑、或是出現問題時,不管是對人,還是對股票,人們都會自然而然地開啟心理的自我防御體系,它包括:驗證性偏見(選擇性暴露、選擇性理解)、自我欺騙、懼怕損失心理等,而它們最終的結果往往是讓人們一錯再錯。

坤鵬論認為,這些心理防御其實不過是人們在自我架構幻想,就像奧地利心理學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總結的那樣:“幻想為什么總讓人趨之若鶩,是因為它們發泄了痛苦,帶來了愉悅。”

坤鵬論:投資就是投資,不是讓你和股票談戀愛!-自媒體|坤鵬論

2.驗證性偏見

驗證性偏見指的是,我們想要自己相信某件事,就會不自覺地喜歡聽那些可以驗證我們所做事情的消息,而下意識地躲避那些不利的消息。

或者也可以這樣表述,當人們受刺激想要得到某個結論時,他們會不自覺地尋求記憶中支持他們想要得到的結論的那些證據。

中國有句成語總結得非常到位——偏聽偏信。

我們想當然地看事物,選自己喜歡聽的,拒絕那些與我們內心信仰不相符的東西;拒絕聽到糟糕的消息,青睞于能夠給現實帶來慰藉的東西,我們愛聽甜言蜜語。壞消息來臨時,不惜自己編故事給自己聽,弱化悲劇色彩。

驗證性偏見會帶來人們兩個相當典型的動作:一個是選擇性暴露;另一個是選擇性理解。

選擇性暴露:指的是人們會盡量在別人面前暴露那些證明自己的行為和態度是正確的信息。

比如:開始在報刊和互聯網上尋找對他有利的消息,而忽略那些對他不利的消息,心理學測試表明,主動搜尋強化信息很正常,投資者經常傾向于那些在股市上和他們一樣的人們,比如:進入論壇后,經常瀏覽那些與自己意見不謀而合的帖子,并為其積極地添磚加瓦,獻計獻策。再比如:但凡說自己持有股票如何好的信息,一遍遍地看都不厭倦,甚至還要分享出去,從而證明自己是多么英明。

如果接下來的信息對持有的股票越來越不利,人們就會進入下一個階段:選擇性理解。

選擇性理解:即使在接觸到與自身觀點相悖的信息時,人們也會對它們進行選擇性的理解,將它們曲解為與自己相一致的觀點,使它能夠驗證自己的行為和態度是正確的。

一般來說,選擇性理解可以分為三種:創造性理解、歪曲性理解、卷入性理解。

到這里人們的心理就顯得更加復雜了,這是進一步的心理變化,因為所搜集的證據依然不利于行動,于是,人們就會有意地曲解這些證據,使它們看起來支持他們的錯誤買進行動。

心理學家又將這種現象稱為“同化錯誤”。

3.自我欺騙

坤鵬論認為上面心理學所總結的驗證性偏見更通俗的解釋就是:自我欺騙。

在股市泡沫時,人們總愛說一句話:“你永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

這就是典型的自我欺騙。

德摩斯梯尼說:“沒有什么比自我欺騙更容易。一個人所期望的,也是他深信不疑的。”

我們相信一件事,是因為它聽起來可信,或者潛意識里讓自己相信,特別是有關愛情、金錢、健康、宗教或者死亡的問題。

1974年,美國物理學家理查德·費曼在加利福尼亞理工學院畢業典禮演講中,警告學生不要犯自我欺騙的毛病 :“首要原則就是不要欺騙自己——因為自己是最容易愚弄的傻瓜。”

而奧地利哲學家路德維希·維特根斯坦則在《文化和價值》中說 :“能做到不自我欺騙,比什么都難。”

人類這種不管是叫驗證性偏見或是叫自我欺騙的趨勢極為強烈,就連公認的最客觀的科學家也不能免俗,他們同樣也會避免收集和認可對自己結論不利的證據。

如果用一句話來總結的話,坤鵬論認為沒有比下面這兩句更加經典:

“我不想把一直在下跌的這只股票拋掉,以虧損告終,之前我已經投資了10萬,所以,我必須向別人證明,我的決定沒錯。”

“我沒有賣出,誰也不能說我虧了,我相信它未來會漲回來的,價值投資就是要在低點買,現在買可以拉低成本,等著瞧吧!”

但是,和投資這只股票之前相比,在投資之后,我們的投資信心直線增長。

我們渴望證明自己的投資英明,信心陡然爆棚。

其實,投資前后,企業還是同樣的企業,事情并不會因為我們而改變。

坤鵬論:投資就是投資,不是讓你和股票談戀愛!-自媒體|坤鵬論

4.懼怕損失心理

坤鵬論在前面說了,人類自始至終是厭惡損失的,他們對已經擁有的格外珍惜、愛惜,甚至到了盲目的地步。

據此,行為金融學發展出來了預期理論,它是該學科的基石理論,指人類存在著懼怕損失心理,對于相同大小的所得和所失,人們對所得看得更重。

早在1738年,丹尼爾·伯努利通過解出著名的“圣彼得堡悖論”,得出了一個經濟學著名的名詞——效用,它的中心思想就是:獲利(或損失)的價值取決于這個人本身已有的資產是多少。

正是沿著這個偉大的成就,1979年,卡尼曼和特維斯基提出了預期理論,他們說,得到和失去所引發的兩種情緒的強度大約相差一倍,也就是失去100美元的痛苦,大約比得到100美元的歡樂強烈一倍。

1997年,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特倫斯·奧頓曾做過這樣一個研究,他把一家全國性證券商經手的1萬個賬戶,從1987年到1993年的交易記錄進行了分析。

結果顯示:投資人確實有可能出售價格正在上漲的股票,卻不太愿意拋棄價格下跌的股票。

因為這樣的話,損失只是賬面數字的減少,顯得不像是真金白銀的賠錢。

這充分地證明了,人類懼怕損失的后果經常就是自欺欺人。

但是,就像坤鵬論以前曾說過的,錯了,就趕緊改,拖,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反而會讓問題越積越大,越積越難以解決。

5.沉沒成本

沉沒成本這個現象最早是哈爾·阿克斯和凱瑟琳·布魯莫發現的,他們還專門寫了一篇名為《沉沒成本的心理學》的論文。

在生活中,當兩個戀人走到分手的那一刻時,總會難舍難分,這里面讓人最糾結的就是,這么就分了,以前所有的感情、時間、精力、金錢投入都將付之一炬。

這就是著名的沉沒成本心理在作怪。

它指的是已經發生的,而不能由現在或將來的任何決策改變的成本。

人們在決定是否去做一件事時,往往不僅看這件事對自己有沒有好處,而且也會看過去是不是已經在這件事情上有過投入。

我們把那些已經發生不可收回的支出,如時間、金錢、精力等稱為“沉沒成本”。

在經濟學和商業決策制度過程中會用到“沉沒成本”的概念,代指已經付出且不可回收的成本。

“沉沒成本”常用來和可變成本作比較,可變成本可以被改變,而沉沒成本則不能被改變。

“沉沒成本”是經濟學中最棘手的難題之一,處理不好很容易產生兩種誤區:

一是,對“沉沒成本”過分眷戀,維持原來的錯誤,造成更大的損失;

二是,害怕走向沒有效益產出的“沉沒成本”而不敢投入。

就像對待愛情一樣,在股市中,沉沒成本常常會影響著投資者,使其難以割舍那些已經無愛,不值得愛的股票。

對待“沉沒成本”的正確態度是,時刻牢記,你的決定應取決于自己的需要,而非你付出的努力。

正如沃倫·巴菲特所說 :“如果發現自己掉到洞里,首要的任務就是停止繼續往下陷。”

即使已經在某個項目或投資上投入了大量的金錢或時間,也不意味著有繼續毫無意義耗費下去的必要。

因為,投入的時間、精力和金錢將一去不復返。

6.維持現狀偏見

就像失戀后的人們,總是會按以前戀人的標準去尋找新戀人。

人們在投資中也存在這樣的偏見,可以稱之為維持現狀偏見。

比如:如果一些人被告之擁有一筆數量可觀的金錢,但這些錢已經被用來購買了國債,差不多一半以上的人都會選擇繼續持有這些債券。

如果把國債換成股票投資組合,結果基本也是相同的。

這種內在的慣性也體現了人類另一種心理效應——稟賦效應,強烈期望守住已擁有的東西,這種已擁有特定事物的事實,使得該事物對擁有者更有價值。

他們經常說:“這是我自己的股票,我非常喜歡它。”

而且,人們對于被動而導致可以忍受的損失遠沒有那種積極行為而導致的損失更遺憾。

如果一個人固守著他以前的投資,盡管已經跌了25%,但是和他轉換投資從而導致自己失去25%比起來,他沒有后者感到的那么痛苦。

坤鵬論:投資就是投資,不是讓你和股票談戀愛!-自媒體|坤鵬論

二、愛投資這件事而不是愛某只股票

既然誰都無法避免以上所說的心理偏見或是誤區,那我們又該在股票投資如何應對呢?

1.愛投資,不是愛股票

愛是盲目的,而股票投資最怕的就是盲目地愛上你的投資對象。

如果你實在喜歡自己所選的股票,最好是全神貫注于過程而不是投資對象,愛你所做的事,不要愛你所擁有的東西,這樣能防止你誤入歧途。

喜劇大師喬治·伯恩斯說:“要么做自己熱愛的事情,要么熱愛自己做的事情。我認為除此之外,別無選擇。”

正如美術家對他的畫和他的最終目標有一種預想,但在他作畫的時候,他的注意力集中在技術上,集中在使用畫筆的方式上,他全心投入到畫畫在過程。

巴菲特曾這樣說過:“賺錢的過程給我的樂趣遠大于收益給我的樂趣,盡管我也學會了與收益共存。”

2.不愛就分手吧!

我們要明白,不管你怎么愛一只股票,它都不會因為你的愛而上漲。

所以,你的愛再轟轟烈烈也是瞎耽誤功夫。

正確的姿勢應該是,關注股票背后企業的動向,經常用你的投資標準去衡量它,這就是大部分投資者所忽視的重要環節。

就像巴菲特,他每天都會讀大量公司的財報,不僅自己投資的企業,還有競爭對手的。

除了發現新目標,他更多的是在了解和掌握所投公司的最新情況與動向。

有人會說,巴菲特不是說,選股如選妻嗎?

是的,巴菲特選股確實是按照能一起過一輩子的標準,但是,你不知道的是,投資之后,他對股票的跟蹤和研究一直不會停,一旦該股票不符合他的標準,他就會立即賣出、堅決“離婚”。

最經典的案例就是他和中石油的徹底分手。

你要明白一件事,如果一家企業出了重大問題,絕對不可能只是這一件事,就像船漏了不可能只有一個洞,廚房的蟑螂更不可能只有一只。

不信,你就觀察觀察最近爆雷的那些上市公司,哪家不是積重難返、傷痕累累!

所以,巴菲特才會如此感嘆道:“如果企業處境困難,不要指望能干的管理層扭轉乾坤,只投資傻瓜也能管理的企業,因為傻瓜遲早會來當政的。”

最后,坤鵬論提醒大家,我們要時刻明白,你是在做投資,而不是只投資于某只股票,當股東。

每天當你巡視擁有的股票時,都要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我沒有持有它,我今天會買它嗎?”

如果答案是否,那就要考慮在合適的時機分手,將其賣出了。

坤鵬論:投資就是投資,不是讓你和股票談戀愛!-自媒體|坤鵬論

三、清單:投資中易陷入的心理誤區

1.驗證性偏見:當你發現自己已經開始無法接受或不愿看到所投股票的不利信息時,這種心理偏見就要開始滋生了。

對策:強迫自己閱讀不利信息,并從財報或是官方渠道了解進一步的信息,對其進行客觀驗證。

找你的投資伙伴一起,深入討論這些不利信息。

2.懼怕損失心理:失去100美元的痛苦,大約比得到100美元的歡樂強烈一倍,所以投資者會傾向不賣出下跌的股票。

對策:對下跌的股票進行全面分析,特別是對基本面的詳細考察,以確定是基本面惡化造成的,還是股市波動所致,亦或者是牛轉熊的無差別恐慌,如果是企業本身出現重大問題,可考慮伺機拋售止損,如果只是波動和恐慌,反而需要準備低位補倉。

3.沉沒成本:花多少錢買的股票,那已經是沉沒成本,不管怎樣都收不回來,就不應該再考慮它。

對策:忘掉你的入場價以及之前曾漲到多少!要像商人一樣去思考,按照概率下注,不要過多糾結于沉沒成本,不要在乎一朝一夕,你要的是一生一世。你的決定應取決于自己的需要,而非你付出的努力。

4.維持現狀偏見和稟賦效應:慣性地不想改變自己的投資選擇。

對策:和前面的一樣,加強自己的投后管理,至少每月按投資標準檢查一下自己持有的股票。

總原則:一定要有你的賣出規則,并將其列成清單,成為你的軍規鐵律。

本文由“坤鵬論”原創,轉載請保留本信息

坤鵬論

請您關注坤鵬論微信公眾號:kunpenglun。坤鵬論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創始人為:封立鵬、滕大鵬、江禮坤,是包括今日頭條、雪球、搜狐、網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網站或自媒體平臺的特約專家或特約專欄作者,目前已累計發表原創文章與問答6000余篇,文章傳播被轉載量超過800余萬次,文章總閱讀量近20億。


注:坤鵬論由三位互聯網和媒體老兵封立鵬、滕大鵬、江禮坤組合而成。坤鵬論又多了位新成員:廖煒。即日起,坤鵬論所有自媒體渠道對外開放,接受網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寫科技、互聯網、社會化營銷等,歡迎投稿給坤鵬論。優秀文章坤鵬論將在今日頭條、微信公眾號、搜狐自媒體、官網等多個渠道發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處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坤鵬論”微信公眾號:kunpenglun,回復“投稿”查看,自媒體人可加QQ群交流,群號: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