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正在用娛樂對人們進行認知層次的劃分,不怕物質有階層,就怕認知落入底層,那真是想爬也爬不上來了。

——坤鵬論

坤鵬論:從投資角度 為什么不看好中國的互聯網新貴們-自媒體|坤鵬論

在這篇文章寫完后,網上傳來暴風馮鑫因涉嫌犯罪被采取強制措施的消息,坤鵬論的朋友圈一些大佬在幫著他說話,認為他是個好人。

但是,好人不代表不犯錯,好人不代表逼急了不干壞事,好人不代表就是優秀的公司管理者。

坤鵬論說過,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是有價碼的,區別不過是高低不同而已。

單就一件很客觀的事,至少從三年前開始,暴風就開始通過一系列操作美化年報,增厚上市公司營收的同時,將虧損留在非上市公司體系內。

暴風今日,何嘗不是馮鑫種下的因。

前些時候,一位做投資的朋友對坤鵬論說,現在太多公司的管理者根本沒有管理經驗,純靠臆想來管理,所以混亂是許多互聯網公司的特征,只不過以前一快遮百丑,一慢下來,百丑就遮不住了。

坤鵬論:從投資角度 為什么不看好中國的互聯網新貴們-自媒體|坤鵬論

一、大部分都是資金盤

啥叫資金盤,正規的解釋是項目沒有造血功能,運用直銷倍增原理,以滾動或靜態資金流通形式,拆東墻補西墻,用后加入會員的錢支付給前面會員,本質就是龐氏騙局。

而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創業項目,從本質上和資金盤很像,大多數項目不過是一個個光鮮亮麗的故事,且只是故事而已,資本投入先期資金,使勁包裝、使勁燒錢做流量做收入,再通過不斷地公關將其描繪得貌美如花,簡直就是新一代的BAT,真正的BAT最終都要被它們顛覆。

那時候,一提某某創業項目,最常見的形容詞就是:

下一代的B、下一代的A,下一代的T,甚至干脆就是BAT全盤端;

它們是顛覆式創新,顛覆的就是BAT;

……

其實,每個創業者,每個投資人,到底吃幾兩干飯,他們自己心里都有數。

創業者可能起初沒數,甚至認為自己就是那優中更優的天選之人,但只要真干起來后,他們慢慢就會發現,自己不過幾斤幾兩,更殘酷的是,投資人看重的可能并不是他們的真本事,而是他們就像貨架上的商品,關鍵要顯得高大上,此時唯有以前的履歷可以達到包裝效應,相比默默無聞者,更容易快速招蜂引蝶,所以BAT的高管和員工成了投資市場的香餑餑,如果再加上以前創過業,甚至小有成就,那簡直就是珍品中的珍品。

但是,絕大部分投資人從頭至尾的初心從未改變,不管是在一級市場找接盤俠,還是到二級市場上市割韭菜,都是本著擊鼓傳花的大方針。

所以也才有了摩拜胡瑋煒的那句預言般的感慨:“資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后,其實你都得還回去。”

還有互聯網人士道出過更為血腥的評論:“資本是把雙刃劍,有時候助你成佛,有時候使你成魔。”

當然,最靠譜的還是坤鵬論以前講過的,短期的事會有很多偶然性影響,而偶然性的隨機事件具有懲善揚惡的能力。

短期看,不少聰明人靠膽大妄為,“法無禁止皆可為”獲得暴利,揚惡,而老實人卻常常落個吃虧被收割的命,懲善。

但是,如果把時間放長遠,最終靠著狠用杠桿的聰明人,這兩年怎么吃進去的,怎么連本帶利地吐出來。

現在看來,前些年曾萬馬奔騰的創業項目,有哪個真正跑了出來,可能10個手指都數不全,而且諸如滴滴、美團等,都是帶姓的,不是姓A,就是姓T,最差也得姓B。

所以,什么新貴,不過是BAT老牌互聯網公司的眾多替身中還不錯的而已。

坤鵬論總結下來:如果玩資金盤,絕對是錢比能力更重要。

當初滴滴與快的合并時,幕后推手之一、華興資本的CEO包凡接受采訪時這樣說:

“滴滴和快的合并的時候,我在酒店看到一本《希臘神話》。翻的過程中突然有一個感受,我覺得現在的場景就像希臘神話一樣,我跟滴滴、快的這些兄弟們就是在人間打仗的凡人,而BAT就是天上的神仙,看著我們這些凡人在打仗。這兩年發生的這些案子,可能每個案子背后都有BAT這只無形的手。”

所以,玻璃大王曹德旺曾如此感慨道:“我們中國呢,最賺錢的就是IT,IT實際上本身沒有賺錢,他就是忽悠就是從資本化利用民間錢拿來做這個事情,第二個就是私募基金、投資銀行,銀行這幾年賺的盆滿缽滿。”

坤鵬論:從投資角度 為什么不看好中國的互聯網新貴們-自媒體|坤鵬論

二、造假造假,一切為了上市

前段時間一家醫美APP上市,結果引出了銷售違禁的肉毒素等藥品、整形日記造假、代運營等一系列黑幕。

但是,坤鵬論要說的是,其中的那些個在互聯網公司遍地皆是,都是標準套路,只不過所在的行業不同而已。

古人曾講過“拔苗助長”的故事,告訴子孫后輩,什么事都是有發展規律的,強求速成,結果反而把事情 弄糟。

但是,人類一代又一代,都認為“現在不同了”,于是同樣的錯誤一代又一代的不斷重復著,所以,坤鵬論認為,人類不斷重復錯誤,才造成歷史看上去像是不斷重復。

做企業同樣也是個慢工出細活的事,先期做得越慢越扎實,根深才能更蒂固,在地球上,不管是自然界還是商業界,甚至是互聯網一樣逃不出這樣的規律。

互聯網是信息傳遞方式的革命,所以它的本質是信息,而信息在商業中的第一功用就是獲取流量,也就是傳統商業的客流,在互聯網界,流量分為自然流量和付費流量。

自然流量就是你做個網站、做個APP,用戶訪問過或是使用過,感覺不錯,以后經常訪問或使用,它的成本主要集中在第一次讓用戶來,以后便是幾乎零成本。

付費流量則是花錢買,不少網站、APP擁有流量,它們將流量明碼標價出來,如果你需要,則要掏錢,正規的方法就是在人家那里上廣告,吸引它們的客戶過來。

付費流量又分為CPS、CPA、CPM、CPT等不同類型,反正都是收費的方式,比如CPC是只要點擊就給錢,CPS則是點擊后還需要產生實際銷售收入才給錢。

于是,大部分互聯網公司開始了用金錢換時間,背后的資本也催命般地高喊大躍進,因為它們相信名言——“能用錢解決的那都不事兒”,誰還去干那些苦哈哈慢慢創造和積累自然流量的事呢?!

為什么互聯網對流量如此走火入魔?

其原因還在于都是為了讓市銷率好看。

因為,它們必然是難以盈利的,好在股市為虧損甚至是巨虧企業準備了市銷率這個指標,它開始主要用于小盤股,結果被金融人士生生嫁接到了那些估值不菲的互聯網獨角獸身上,不賺錢不要緊,市銷率高未來前景大大滴。

所以,大部分互聯網公司紛紛陷入流量魔咒,拼命刷流量、刷銷量,為了流量不惜耍流氓。

有人前些陣子不無感嘆地表示:中國互聯網史就是一部流氓史!

其實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讓市銷率好看,好上市圈錢。

可惜,人們似乎都忘記了還有句名言——“捷徑是迷路的最快方法,因為最終不是彎路就是死路。”

前些年的流量大躍進催生了不少造假流量的生意,有創業者戲稱,我們和投資人其實就是在給人家刷流量的打工!

坤鵬論曾講過一個真實的段子:

一位專營刷單刷粉刷流量的老板,天天開著瑪莎拉蒂,有好事者問, 你的生意這么好,為什么不去融資呀?

人家答曰:融什么資呀,這些年那幫創業者融的錢都到我這里了!

這個世界終究是公平的,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

流量也一樣,當金錢泛濫,泡沫四濺時,大家都在玩擊鼓傳花,流量就是個道具,真不真,假不假,根本木有關系。

但是,當貨幣緊縮,金錢退潮后,泡沫終將被戳破。

整個互聯網進入到了還債的尖峰時刻,最明顯的就是,用錢買來的流量越來越貴,質量卻越來越差,幾近進入了死循環。

正如國外一位知名LP所說:“95%的VC都不賺錢。”如果到了咱們國內,這個比例會更大。

一些大牌明星級投資機構,投資了四五百創業項目,但成功IPO退出的可能不到十個。

即使是上了市的,收益率也相當低,甚至后面幾輪投資者要直接面對虧錢的風險。

比如:小米、美團……

坤鵬論:從投資角度 為什么不看好中國的互聯網新貴們-自媒體|坤鵬論

三、從根源上看問題

有個國外的諺語說得好 :“如果你手里的工具只有錘子,那你會把每個問題都看成是釘子。”

自從互聯網+的概念誕生以來,互聯網人就像找到了錘子,看哪里都是釘子,認為每一個傳統行業都可以被互聯網化,傳統零售當然也不例外。

這些年的互聯網,人們把它當成了最先進的、包治百病的大力丸,似乎只要互聯網一下,再落后的事也能立馬精神煥發,長角長翅膀,直接晉身獨角獸。

甚至到了后來,就連互聯網公司都忘乎了所以,自己吃幾兩干飯都記不清了,自認為是無敵的存在,到哪兒都能輕松顛覆了別人。

其實,互聯網是信息革命,它的本質是信息,最靈驗的所在也是且只是信息,只要以信息為核心的領域,互聯網咋試咋靈,社交,互聯網無敵,媒體,互聯網無敵,金融,互聯網也一樣無敵,因為金融就是信息的生意,是信息背著金錢四處游走。

甚至說得不好聽點,互聯網就是騙子們最好的溫床,黑產的開森樂園。

因為凡是騙,最核心的本事就是通過種種假象傳遞信息,讓人們相信是真的。

前段時間的殺豬盤,千名受害者,被騙2.5億,僅僅就靠的是微信聊天和甜言蜜語,連真人都不用見,充分證明了互聯網在信息上的高效率,躺著就把錢騙來了。

不過,只要生意的核心本質脫離信息,還偏要將互聯網奉若神明,將其視為唯一的最強武器,那基本就是咋干咋不靈,干啥啥不成,如今紛紛敗下陣來的新零售就是典型。

坤鵬論:從投資角度 為什么不看好中國的互聯網新貴們-自媒體|坤鵬論

四、價值投資就是要瞧不起科技股

價值投資講究的是,和企業共同成長,與企業共同成功,是看透商業本質,找到那些真正在商業本質做到最牛的企業。

再進一步,長久的好生意永遠與人類生活息息相關,簡單而專注,并且技術只能為其提升效率,而不能輕易顛覆它,比如:可口可樂、茅臺、耐克等。

我們做投資,一定要明白商業的本質,這樣才不會被忽悠瘸了,去傻呵呵地追什么概念股、科技股,然后妥妥地當別人的韭菜。

同時,我們還要時刻明白,科技是第一生產力,但它的重要在“力”,它是工具,它的力主要是為了提高效率,永遠不可能替代商業的本質,更不可能改變生意的核心本質。

就像吃喝拉撒睡,科技可以讓這些事情變得更好更舒服,但它永遠不可能讓人不吃不喝不拉不撒不睡,成了仙。

既然明確了科技這樣的定位,那么你就會明白,它們起初肯定會有暴利,但隨著普及就會越來越微利,想想,大部分生意中,工具所占的成本永遠是低的。

美國曾經有人調研了1萬多名百萬級別以上的富翁,最后發現,他們所從事的行業都可謂平凡單調、乏善可陳。

《福布斯》雜志曾有一篇文章的導語這樣寫道:

“單調乏味的公司,穩定的盈利增長,不會成為雞尾酒會的助興談資,但是,在長時間內,他們作出了最好的投資。”

作者在文章的后面提到,高科技公司在其長期經營中,經營業績會大概率跌落。

一般說,我們稱之為“單調乏味的”行業,其公司卻持續地為業主取得很好的成績。

這些行業在美國包括:人造板制造、建筑材料制造、活動房屋與汽車部件的產銷、害蟲防治、肉類加工商、人力資源咨詢服務、職業培訓等。

另外,科技類的公司因為競爭優勢源于某種技術革新的結果,那它們也經常會面臨技術革新將其取而代之的威脅,今天的競爭優勢很可能在明天就變為過時的技術。

比如:最近有專家說,2019年或成為中國電視發展史上的“極寒之年”,因為電視日均開機率已經從三年前的70%降到了今天的30%。

所以,科技公司為了保證自己的競爭優勢,不得不在研發上花費巨額資金,而且由于必須不斷地進行產品創新,也必須不斷重新設計和升級其產品銷售計劃,這意味著它們不得不同時在銷售和管理費用上耗費巨資。

我們一直被媒體和某些專家裹挾著、洗腦著,總認為,研發投入高是好事,但是從股東的角度看,并不那么好,那是拿著本應該分給股東的利潤往里面投,而且還必須忍痛地認同,因為不這么做,過不了幾年,它就將失去競爭優勢。

巴菲特之所以不愛科技股,就是因為這些花費巨額研發開支的公司都有在競爭優勢上的缺陷,這將使它們的長期經營前景置于風險中,意味著它們并不保險。

明白了坤鵬論上面的論述,你應該得出這樣的結論,不要擔心互聯網巨頭,它們的最大本事是互聯網和有錢,而互聯網是信息革命,凡是和信息相關的生意,它們可以所向披靡,但本質和信息相關度低的行業,它們并沒有多少優勢,比如:制造業,甚至是線下開實體店。

所以,在下一次能夠提高勞動力效率的革命來臨前,制造業巨頭的地位難以撼動,再加上中國這樣的特殊環境,你就踏踏實實地持有這類股票吧。

本文由“坤鵬論”原創,轉載請保留本信息

坤鵬論

請您關注坤鵬論微信公眾號:kunpenglun。坤鵬論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創始人為:封立鵬、滕大鵬、江禮坤,是包括今日頭條、雪球、搜狐、網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網站或自媒體平臺的特約專家或特約專欄作者,目前已累計發表原創文章與問答6000余篇,文章傳播被轉載量超過800余萬次,文章總閱讀量近20億。


注:坤鵬論由三位互聯網和媒體老兵封立鵬、滕大鵬、江禮坤組合而成。坤鵬論又多了位新成員:廖煒。即日起,坤鵬論所有自媒體渠道對外開放,接受網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寫科技、互聯網、社會化營銷等,歡迎投稿給坤鵬論。優秀文章坤鵬論將在今日頭條、微信公眾號、搜狐自媒體、官網等多個渠道發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處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坤鵬論”微信公眾號:kunpenglun,回復“投稿”查看,自媒體人可加QQ群交流,群號: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