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羅斯的反身性理論并不難理解,難的是如何將其學以致用,這才是索羅斯的偉大之處。

——坤鵬論

坤鵬論:深度強文 這次算把索羅斯的反身性理論講透了!-自媒體|坤鵬論

正像坤鵬論在《索羅斯的反身性理論源于他的童年和哲學夢》所寫道的,童年面對生死考驗的風險,后來又接受了波普爾哲學思想的洗禮,以及一生不變的哲學家夢想,讓索羅斯走出了一條不同尋常的投資之路。

他不愿意像其他投資大師那樣盡可能將自己置身風險之外,而是選擇了與風險共舞,而這樣的勇氣就來自于他反身性理論的支撐。

索羅斯的雄心可以從他很早的一篇論文中看出端倪,這篇論文名為《意識的負擔》,其中有這樣一段:

“我知道有一個世界,而我是其中的一部分。世界在我成為其中一部分之前已經存在,在我死后還會繼續存在。我可以通過自己的行動影響外在世界,外在世界的走向由我的存在而定。”

可以說,這篇論文中的思想奠定了索羅斯反身性理論的基石。

一、正式提出反身性理論

索羅斯師承波普爾,但他在看待科學上完全不像他的老師那般客氣。

他指出過去300年來,大部分的科學成就就從方法論來說,都是科學家“假裝自己居于世界之外,來看這個世界”所獲得的成果。

他把這種方法叫做“有用的假裝”。

但是,有很多問題不是科學研究就能解決的,索羅斯認為,能夠應用在人類問題的科學很有限,人對現實的理解不是人直接看到現實,而是透過抽象、信號和符號去理解現實,所以人類對現實的了解天生就不完全,是扭曲的。

索羅斯強調,任何人和任何團體都不能控制歷史進程,對于自己所參與的歷史事件全貌,甚至不能完全了解,更談不上預測歷史事件的后果。

進一步說,如果歷史不是由人類的理念決定,同樣可以確定的是,歷史也不是由人類可以左右的所謂“客觀”力量決定,人類的思考和歷史事件之間的關系也是如此。

他說,兩者相互影響,卻沒有左右對方。

以上就是索羅斯反身性的理論基石。

那么反身性理論是什么呢?

首先,索羅斯的出發點是,人類對現實的了解是不完全的,是扭曲的,但是,人類的扭曲認識是影響事件的一個因素,用他的話說,“信念的作用是改變現實”。

理解下來,就是人類光靠信念就可以推動現實的改變。

比如坤鵬論就曾說過,貨幣的本質是信心,人類就是因為對一張紙背后的政府有信心,所以才讓沒太大價值的它成為了萬能的等價交換物。

所以,經濟的盛衰在一定程度上是國民信心的體現。

信心真的很重要,經濟學的術語管它叫預期,它很神奇,甚至可以翻手為云覆手為雨,如果人們普遍預期經濟衰退,那么經濟真的會衰退。

因為大家都不敢花錢消費,不衰退才怪。

反之,一樣可以成立。

因為人類的認知總是扭曲的,所以,索羅斯認為“市場總是錯的”,“我不接受股價是其基本價值的被動反應,也不接受其反應會對應于基本價值的說法。我主張市場評價總是被扭曲的;……該扭曲現象會影響基本價值。”

其次,被人類信念改變的現實又會影響人類的信念,從而使得人類的信念更加強烈,進而再次影響和改變現實。

最后,因為雙方雖然相互影響,但卻無法左右對方,現實終究要回歸現實。

在《金融煉金術》一書中,索羅斯把這一過程稱做一種反身性過程。

坤鵬論:深度強文 這次算把索羅斯的反身性理論講透了!-自媒體|坤鵬論

話說《金融煉金術》這本書讀起來挺難懂,當初剛成稿時,索羅斯的朋友表示怎么也看不太懂,甚至建議他找個編輯幫著通俗化一下,但索羅斯并沒有答應。

因此,在某些人眼中,該書是一本了不起的著作,保羅·圖德·瓊斯在書的前言中寫道:“它是‘革命性的’,將‘一些看起來無比復雜和難以抗拒’的事件闡述得一清二楚。”

然而,大部分人認為這本書令人費解,甚至不值一讀,更沒有幾個人能夠領會索羅斯想要傳達的反身性理論。

而索羅斯也有自知之明,他在該書平裝版的前言中這樣寫道:

“根據公眾的反應來判斷……我在證明反身性過程的重要意義上并不成功。被接納的似乎只是我的第一個觀點——流行偏頗影響市場價格。而第二個觀點——‘流行偏頗在特定情況下也會影響所謂的基本面,而且市價的變化會導致市價的變化’,似乎被忽視了。”

什么叫流行偏頗?

股市上存在著大量投資參與者,他們的觀點總是存在千差萬別,假設其中部分差異可以相互抵消,而留下所謂主流觀點,就被稱為流行偏頗。

由此,索羅斯提出了“三變量”關系理論,即股票價格由流行偏頗和基本趨勢所決定,反過來流行偏頗和基本趨勢又受到股票價格的影響。

“市場總是偏向一邊或另一邊”,“市場可以影響市場所預期的世界”。

他還指出:三變量處在彼此動態摩擦的狀況下,互動時會不斷地改變價值,“至少有一段,股價的上漲可看作是流行偏頗趨勢的自我增強所致。”

這就是他所說的盛衰形態,能夠快速辨識出這種形態的人,就會有絕佳的機會。

那什么又叫市價的變化導致市價的變化?

繞口令嗎?

讓坤鵬論來舉個例子:

當股價上漲,投資者們感到自己更富裕了,于是會花更多的錢。

結果企業的銷售額和利潤都上升了。

華爾街分析家們會指出這些“改善的基本面”,鼓勵投資者們買入。

這會讓股價進一步上漲,讓投資者感到自己更富,于是他們的支出又會增加。

這個過程會持續進行下去。

這就是索羅斯所說的“反身性過程”。

正好形成一個反饋環:股價的變化帶來企業基本面的變化,繼續帶動股價的進一步變化,如此循環往復。

所以,反身性過程就是一個反饋環:認識改變現實,而現實又改變認識。

坤鵬論:深度強文 這次算把索羅斯的反身性理論講透了!-自媒體|坤鵬論

1997年的泰銖崩潰就屬于這種情況。

1997年7月,泰國中央銀行開始實行浮動匯率制,它估計泰銖會貶值20%左右。

但到了12月,泰銖對美元的匯率已經從26:1上升到了50:1,貶值幅度超過了50%。

泰國央行曾根據計算得出泰銖的“真實價值”是32銖兌1美元,可能這是一個非常符合貨幣估值的理論模型,但是,現實總是喜歡捉弄經濟學家,令泰國央行沒有想到的是,泰銖的自由浮動引發了一種讓它狂貶不止的自我支持性反身過程。

那時候的泰國是亞洲四小虎之一,一個正快速發展的國家,人們甚至認為它正走在日本那樣的崛起之路上。

盯住美元的泰銖曾被視為穩定的貨幣,所以,國際銀行家們欣然借給泰國企業數十億美元的資金。

而泰國也樂于接受這些貸款,因為當時美元的利率相對較低。

當泰銖崩潰,泰國企業的債務規模驟然膨脹,因為它們賺的大部分是泰銖,可是還錢必須要用美元還,如果以泰銖衡量的話,基本面變化了。

目睹這一切,投資者們狂拋泰國股票,在他們撤出的同時,外國人也將泰銖兌換成美元帶回了家。

泰銖進一步貶值。

看起來永遠無力還債的泰國企業越來越多,因為他們不僅面臨著越積越多的債務,而且還不能從股市中融到錢,于是惡性循環下,泰國人和外國人都在不停拋售。

泰國企業開始削減成本,大量解雇工人,失業率急劇上升,勞動者的可支配收入減少,而那些仍有錢可花的人也開始擔憂未來,變得保守,持幣觀望。

泰國經濟迅速衰退,許多泰國大企業,甚至是那些沒太多美元債務的企業,也開始變得岌岌可危。

隨著泰銖的貶值,泰國經濟陷入了低迷,于是泰銖繼續貶值。

這就是市場價格的變化導致了市場價格的變化。

坤鵬論:深度強文 這次算把索羅斯的反身性理論講透了!-自媒體|坤鵬論

二、索羅斯如何應用他的反身性理論

可以說,世界上存在著大量的理論,很多人講起來也是頭頭是道,但最難的就是將理論學以致用,索羅斯偉大之處不在于他提出了反身性理論,而是他能夠嫻熟地運用到投資實踐中,并真的賺到了錢。

對于索羅斯來說,反身性是理解盛衰過程的關鍵,他曾這樣寫道:“只有在市場價格影響了被認為反映在市場價格上的所謂基本面的時候,盛衰過程才會出現。”

他的方法是尋找“市場先生”的認識與基本現實大相徑庭的情形。

正如他所寫道的:“我們不應該不理會變化,反而應該正視變化,使變化成為分析中的焦點。”

如果索羅斯發現了正控制著市場的反身進程,他就會確信這種趨勢還會持續一段時間,而價格將變得比大多數人使用標準分析框架所預測的價格高得多,或是低得多。

而索羅斯早就用他的市場哲學辨明了市場趨勢,在其他人跟風之前就布置好了自己的陣地。

他最早是在雙鷹基金的操作中運用了其反射性理論,“這時我開始運用自己的盛衰反射性理論,我的哲學有了實際用處。”

索羅斯第一大規模把理論應用到實務上,是在60年代的企業并購熱潮中,并且他在熱潮上升和消退時都賺到了錢。

后來他專門解釋復盤了那段時間的操作。

興盛時期開始后,很多公司知道如何通過并購創造每股盈余增長。

他斷定這種基本趨勢已經開始,因為很多高科技國防承包商知道,他們靠冷戰時期國防預算大增而刺激的驚人增長率,不可能永遠維持下去,于是就靠并購其他公司,作為避險手段。

這種方式的擴張促成了高增長和盈余增長,并且出乎了人們的預料。

于是,更多公司跟進,采用這種手段。

市場反應熱烈,讓推動并購的公司股價上漲,每股盈余也到了失衡的地步,這樣就形成了流行偏頗。

流行偏頗受基本趨勢強化,這兩種因素又刺激集團企業股價上漲,進一步推升了偏頗和趨勢。

后來,開始出現大企業并購比較差的公司,并且也會導致每股盈余增長,大家紛紛效仿,導致不少差勁的公司也追求并購。

新會計技巧的發展以及基金經理人推波助瀾,使這種流行偏頗進一步加強。

對于索羅斯來說,這些都不足為奇,他寫道:“世界照著我描寫的程序發展,越來越多的人知道這種熱潮的基礎是錯誤的觀念。為了維持動力,并購規模越來越大,到達極限后就會結束。最后,這種程序會逆轉,每股盈余主導股價的力量逐漸消失,集團企業的繁榮就走向衰退之途。”

于是,索羅斯利用機會在并購熱潮發展到高峰時,作空已經達到頂點的股票,獲得了豐碩的利潤。

坤鵬論:深度強文 這次算把索羅斯的反身性理論講透了!-自媒體|坤鵬論

坤鵬論接著再舉個例子。

1969年,一種新的金融衍生工具——房地產投資依托基金(REITs)引起了索羅斯的關注。

他寫了一篇在當時廣為流傳的分析報告,預測說,一個“四階段”的盛衰過程將把這些新證券捧上天,然后還會把它們摔到地,最終崩潰。

這四個階段就像戲劇分為四幕一樣。

第一幕:由于銀行利息非常高,REITs提供了傳統抵押融資方式之外的又一種誘人的選擇。

金融有著極強的逐利性、跟風性,所以,索羅斯預計,當它們流行起來后,進入市場的REITs將會急劇增多。

第二幕:索羅斯估計,新REITs的問世和舊有REITs的膨脹將向抵押市場注入大量新資金,可以預見住宅興建會很繁榮,房地產業蓬勃,這反過來會提高REITs的利潤率,讓它們的依托單位的價格急劇上漲。

第三幕:營造活動會變得越來越投機,呆賬增加,房地產美好前景會消退,出現住宅過剩,用他報告中的話說,“這種自我支持性的程序將延續下去,直到抵押依托占據建筑信貸市場的相當大的比例。”隨著房地產業繁榮的降溫,房地產價格將下降,REITs將持有越來越多的不可兌現的抵押物——“而銀行將開始恐慌,要求償還它們的信用貸款。”

第四幕:隨著REITs收益的下降,該行業將發生強烈震蕩,自我強化的過程逆轉……崩潰爆發。

由于“震蕩是很久以后的事”,索羅斯認為人們還有充足的時間從這個周期的繁榮階段中獲利,他預測,唯一的真正風險是“那個自我支持性的過程(第二幕)根本不會開始。”

這個周期如索羅斯所預料的那樣開始了,他在市場開始熱絡起來時大量投資,也就是在興盛階段獲得了可觀的利潤。

一年多之后,在REITs已經開始衰退時,已經將注意力轉移到其他事情的索羅斯想起了他最初的報告,于是決定或多或少不加區分地將他的REITs資產全部賣空。

他的基金又從市場中攫取了數百萬美元。

索羅斯利用反身性理論在市場盛衰的過程中都賺到了錢。

在某些人看來,他的方法似乎有點跟風的意思,但是,跟風者,也叫趨勢者,特別是那些堅信圖表的人,通常會等待趨勢被證明之后才投資。

當跟風者入市的時候,比如:在REITs周期的第二階段,索羅斯已經在那里了。

有時候,他會增加他的頭寸,因為市場的跟風行為進一步提高了他所預測的市場趨勢的確定性。

那如何才能知道趨勢什么時候結束呢?

一般的跟風者永遠也不會知道。

有些人會隨著利潤的增長而變得緊張,往往在牛市正常調整的時候匆匆撤出。

還有些人則會等到趨勢得到證實之后才入市,而這個時候,價格肯定已經過了高峰,市場已經由牛轉熊了。

索羅斯的投資哲學為分析事件的進展提供了一個框架,所以他可以更好地利用趨勢,比其他大多數投資者賺更多的錢。

而且,就像在REITs中那樣,他在盛和衰的過程中都能獲利。

坤鵬論:深度強文 這次算把索羅斯的反身性理論講透了!-自媒體|坤鵬論

格雷厄姆有句名言:“在短期內,市場是個投票記錄機——反映了僅有資金要求而不管智力或情緒穩定性的選民登記測試,而在長期內,市場是個稱重機。”

所以,有人這樣總結道,巴菲特利用稱重機賺錢,而索羅斯則利用了投票機賺錢。

巴菲特只相信市場先生是個精神病患者,而索羅斯的反身性理論是他對市場先生無常情緒波動的解釋。

在索羅斯的手上,反身性理論變成了分析市場情緒何時波動的一種方法,讓他擁有了一種“解讀市場先生的大腦”的能力。

正因為這樣,索羅斯在尋找投資機會的方法是,關注政治、經濟、工業、貨幣、利率和其他方面的趨勢,尋找正在發生的全部事件之間的聯系。

索羅斯的投資行動以提出一種假設為開端,他在量子基金的學員之一回憶說:“喬治過去總是說,‘先投資,再調查’。”他的方法是首先做出假設,然后投入少量資金來檢驗假設,看看他的估計是正確還是錯誤的。

索羅斯檢驗假設或者是因為他不能確定他的假設是否有效,或者是因為他不知道他選擇的時機是否恰當。

一旦他投出了問路石,他就會認真“聆聽市場”以決定下一步怎么做。

如果證券很容易賣掉,那么可以肯定市場中有很多買家,如果很難賣掉,或只能降價出售,市場是在說,你能把價格推高的購買力不存在。

如果他的測試讓他賺了錢,那么市場驗證了他是正確的,他會進一步買入或賣空以建立他的頭寸。

如果他賠了錢,就是市場在對他說,“你錯了!”他會徹底退出。

他可能會在以后再次檢驗同樣的假設,也可能會修改或徹底拋棄這個假設。

其實,仔細想想,我們的每一次投資不也是以假設為基礎嗎!

我們都在對未來做出假設,如果索羅斯的假設不是比隨意猜測高明得多的話,他也會一直賠錢而不是賺錢。

但索羅斯只會檢驗那些值得檢驗的假設。

他的與眾不同之處在于他能深刻地理解市場、市場參與者以及看似不相關的不同事件之間的很少有人注意到的聯系。

其實,索羅斯的這種方法在商業屢見不鮮,比如:新產品上市后,許多商家可能會先小批量進貨后試銷一下,只有在其真正很受歡迎的情況下,才會大量訂貨。

坤鵬論:深度強文 這次算把索羅斯的反身性理論講透了!-自媒體|坤鵬論

盡管索羅斯名聲很響亮,但他完全不像巴菲特那樣有著無數的相關圖書和文章,讓你可以了解和學習。

據說,索羅斯的個性喜歡躲在幕后,大力維護自己的隱私,因為他的父親曾給他教誨,出名總會帶來不幸。

另外,坤鵬論建議你不要輕易學習索羅斯,因為和他最親近的人都認為,他和別人不同的地方不能用科學來說明,應該用藝術來解釋,不是純粹的理性,而是難以捉摸的直覺。

他的兒子羅伯特就曾指出:“他改變市場倉位,原因都是他背痛得很厲害,這跟理性無關,他真的會突然痛起來,這就是早期警訊。”

和索羅斯密切合作十多年的葛雷斯坦說,他的老板有特殊能力,能夠掌握整個世界的資金和信用流向,而且幾乎是用神秘的方式在運作。

本文由“坤鵬論”原創,轉載請保留本信息

坤鵬論

請您關注坤鵬論微信公眾號:kunpenglun。坤鵬論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創始人為:封立鵬、滕大鵬、江禮坤,是包括今日頭條、雪球、搜狐、網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網站或自媒體平臺的特約專家或特約專欄作者,目前已累計發表原創文章與問答6000余篇,文章傳播被轉載量超過800余萬次,文章總閱讀量近20億。


注:坤鵬論由三位互聯網和媒體老兵封立鵬、滕大鵬、江禮坤組合而成。坤鵬論又多了位新成員:廖煒。即日起,坤鵬論所有自媒體渠道對外開放,接受網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寫科技、互聯網、社會化營銷等,歡迎投稿給坤鵬論。優秀文章坤鵬論將在今日頭條、微信公眾號、搜狐自媒體、官網等多個渠道發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處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坤鵬論”微信公眾號:kunpenglun,回復“投稿”查看,自媒體人可加QQ群交流,群號: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