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在金融迷局中賠錢,只要遵循這樣的簡單法則:越是復雜,越要堅決不投。

——坤鵬論

坤鵬論:為什么很多人認為炒股很難很復雜-自媒體|坤鵬論

許多人覺得股票投資是件相當難、相當復雜的事,特別是投資新手,他們更是對此噤若寒蟬。

曾經有位朋友一直委托別人幫他炒股,問其原因,回答,太難、太復雜,學不會,還是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

今天,坤鵬論就來聊聊這個話題。

一、為什么人們會覺得股票投資很復雜

第一,技術分析惹的禍。

相信,任誰看到股票軟件上那一個個表、一條條線、一個個代碼、一個個名詞,沒有不頭疼的。

就像電影中,凡是黑客破解大顯神威的場景,必然是黑漆漆的DOS界面以及一堆堆的代碼蹭蹭地顯示;要體現科技高度發達,透明的屏幕上肯定是密密麻麻的各種公式、圖表。

坤鵬論管這叫做專業化假象,人們總是會對數學公式、圖表、專業名詞產生敬畏,即使它們是錯誤的、編造的、毫不相關的,基本沒有人會去深究,其最佳的效果就是唬人,讓普通人立刻投降認輸:專業、高深、莫測、搞不懂、學不會。

盡管技術分析圖表確實就是那個樣子,也確實需要那樣體現,但它的最強效果還是對投資新手的震懾,讓人望而生畏,第一直覺就是,好復雜!我能學會嗎?

第二,學術界。

巴菲特曾說過:“神秘的投資技巧對于負責提供投資建議的商家顯然有巨大價值,否則,巫醫憑什么名利雙收呢?僅僅憑一句建議:‘吃兩片阿司匹林’嗎?”

讓我們來歷數一下,哪些專家把投資搞得越來越復雜。

首當其沖是學術派,特別是經濟學家,他們已經完全陷入到了無公式、無模型不歡的境界,他們利用復雜的數學模型、復雜的名詞、復雜的理論、復雜的推理,最后得出一個學術上的結論。

我們要明白,科學家也是人,當研究與金錢直接掛鉤時,他們的欲望不會比任何人小。

自從馬科維茨的現代投資組合理論開了學術界的先河后,科學家們便前仆后繼地投入到投資理論的研究,并且學術和金融相結合,遠遠要比在其他領域更能讓人脫穎而出。

再有就是所謂的經濟學家和專家們。

他們以經濟學家自居,但是,我們要知道一個事實,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對經濟學家這個稱號有專門的評審委員會,所以名聲大些的可以自稱為經濟學家,名聲小些就叫經濟專家。

據說,光是美國就有15萬左右的人聲稱自己是這樣那樣的經濟學家、經濟專家。

并且,經濟學家以及專家是一個不需要負任何責任的職業,唱多也好,唱衰也罷,只要控制好尺度,基本就能如入穩坐釣魚臺的大自在境界,甚至只要多預測,多來些標題黨的“名詞”與“名言”,測不準也能照樣當名人,李大霄就是個經典案例。

除了經濟學家好當,沒有具體界定限制外,關鍵還在于人們也對他們的消費需求旺盛。

在所有科學中,無論是硬科學還是軟科學,氣象學和經濟學為人們的消費提供了最多的預測和言論,看看媒體和互聯網,沒有哪個領域會比經濟學家更能嗶嗶。

經濟學家最善于用復雜的宏觀經濟理論、復雜的宏觀經濟數據、復雜的宏觀經濟模型,推導宏觀經濟趨勢,以此判斷股市走勢。

但是,經濟學家的戰績是:成功預測了過去5次經濟衰退中的9次。

同時,歷史和媒體已經證明,在股市的預測上,他們甚至還不如大猩猩投飛鏢來得準確。

第三,媒體、投資顧問、分析師、培訓和騙子

這些其實都算是股市大生態中賣水、賣假藏寶圖的角色。

想想看,道理很簡單,不把股票投資描述得很復雜,誰還會看新聞、點廣告?誰還會把錢交給別人打理?誰還會掏錢上培訓班?誰還會上當受騙乖乖地送錢?

坤鵬論曾說過,人類只要關乎財富和生命這兩個領域,不管是千年的老祖宗們,還是當今的科技現代人都很容易失去理性,陷入癡狂,從而篤信所謂的“理論”、大師、預言等,很容易地就被洗腦,最終聽從統一號令。

所以,自古以來,就這兩個領域出的幺蛾子事最多。

坤鵬論:為什么很多人認為炒股很難很復雜-自媒體|坤鵬論

二、為什么人們相信權威和專家

為什么人們會對復雜的技術分析、投資理論深信不疑?

為什么會在權威和專家面前不堪一擊?

這其實牽扯到了一個人類服從權威的心理偏見。

人習慣于服從權威,特別是在沒有把握、處于學習階段或者周圍人迷信權威的時候,我們最容易受到可靠權威的影響,因為他們被視為知識淵博和值得信賴的象征。

就像一個平時自信滿滿的企業高管,如果突然身處陌生環境,比如:去爬珠穆朗瑪峰,他很可能一改平日唯我獨尊的氣派,對登山專家唯命是從。

我們往往會有這樣的想法——“我越是不懂,就越是依賴于專家。”

在迷惑不解時,專家的言論更具有說服力和可信度。

有時,我們甚至會對表面上的花言巧語、晦澀難懂印象深刻,比如,有些人因為覺得某項投資比較復雜高深而盲目投資。

所以,不讓你覺得復雜,人家怎么做生意?!

坤鵬論:為什么很多人認為炒股很難很復雜-自媒體|坤鵬論

三、為什么人們總會臣服復雜?

回想一下,如果我們聽到某個演講者的話語晦澀難懂、名詞四濺,是不是常常會認為,人家水平真高,我都聽不懂。

而騙子也正是利用人們的這種心理,把自己的欺騙把戲用各種最新的名詞、自己創造的名詞、英文縮寫、甚至是拼音縮寫進行不斷包裝。

還有一些作家,他們從不用人們能夠讀懂的語言寫作,因為他們認為不這樣做讀者就無法覺察到他們的聰明才智。

同樣,不少銀行客戶會因神秘的金融產品而上當受騙。

晦澀的寫作不一定會傷害你,但是難懂的金融產品卻可能傷害你。

其實,復雜的金融產品,比如信用違約互換(CDS),正是引發金融危機的原因之一。

早在2003年,巴菲特就稱這些金融產品為“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從個人到金融機構,再到信用評級機構,沒有人了解或想要了解這些產品的危害。

雷曼兄弟破產前,信用評級機構給它的評級一直很高。

摩根士丹利的首席執行官似乎根本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么,跨國銀行的高級顧問也一樣。

忙碌的政治家了解的情況更少。

會計師事務所要么不了解情況,要么存在利益沖突。

投資顧問大肆推銷各種債券,誘導人們放棄低息但安全的銀行存款計劃。

美聯儲前主席艾倫·格林斯潘最終不得不承認:“那些指望著奉行利己主義的借貸機構來保護股東權益的人,包括我自己在內,都深感震驚,覺得難以置信。”

復雜的產品往往是引發金融危機等復雜問題的原因,而非解決方案。

推銷這些產品的人能夠讓潛在購買者印象深刻,或者說,他們根本不敢承認自己對產品并不了解。

坤鵬論:為什么很多人認為炒股很難很復雜-自媒體|坤鵬論

四、投資方法自我毀滅特性導致越來越復雜

這個聽上去很高深,其實道理簡單,稍稍琢磨,快速明白。

股市是個零和博弈游戲,贏的人賺的是輸的人的錢,如果你知道一個方法,并賺到了錢,這個方法必然很快就會流行,因為金融市場沒有秘密可言。

用的人多了,絕招也變成了大俗招。

比如:大家用這個方法都知道某只股票在下周三將會漲到最高,那么肯定都會選擇趕緊買入,買的人多了,價格水漲船高,并且很快就會到達預測的那個高點,甚至更高,那么這個方法就完全失效了。

這就是自我毀滅。

所以,在歷史中,確實有些方法開始挺靈,但后來必然會泯然眾人矣。

只有一種東西從來不會陷入熊市,那就是相信一招鮮吃遍天的愚蠢想法。

這些旨在贏得超額收益的機械方法,都將淪為“一種自我毀滅的過程,就像收益遞減規律那樣。”

但是,有些人會對自己好不容易研究出來的方法就此失靈不甘心,因為他還要靠它出書、培訓賺錢。

江恩就是一個典型,失靈他就修補,失靈他就修補……

最終他的理論復雜至極,至今無一人敢說自己傳承了江恩的衣缽,當然除了騙子之外。

江恩的理論不僅包羅萬象,而且還涵蓋了世界玄學,東西方神秘主義、占星術、圣經……宇宙奧秘,盡在其中。

只要有玄學護駕,再加上各種周期轉折防身,江恩理論的事后諸葛亮能力巨強,天羅地網,總有一款罩得住。

總之,只要你有耐心,你總能證明這些拐點拐得有理,拐得非常的江恩。

當然,江恩理論是投資方法越搞越復雜的極品案例,其他方法如果想堅持,在“自我毀滅”的威脅下,總歸都逃不出同樣的宿命。

前些天有老鐵問,如果以后投資都用人工智能呢?

坤鵬論可以負責任地告訴大家,基于股市零和博弈的特性,所有能夠得出統一答案的方法都會自我毀滅,所以,只能不停升級,一旦升級到一切靠悟的階段,它也就成功了。

結果,反而又成了簡單的才是最好的,而且人工智能不可能猜透人性,所以大概率失敗,跟人斗心眼,人工智能分分鐘敗下陣來。

可以說,對于金融的產銷者來說,成敗關鍵在忽悠,而忽悠的一大絕招就是復雜,只要掌握“云山霧罩,口吐蓮花”之秘訣,真的就會應者如云,以前如此,現在如此,未來還如此。

本文由“坤鵬論”原創,轉載請保留本信息

坤鵬論

請您關注坤鵬論微信公眾號:kunpenglun。坤鵬論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創始人為:封立鵬、滕大鵬、江禮坤,是包括今日頭條、雪球、搜狐、網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網站或自媒體平臺的特約專家或特約專欄作者,目前已累計發表原創文章與問答6000余篇,文章傳播被轉載量超過800余萬次,文章總閱讀量近20億。


注:坤鵬論由三位互聯網和媒體老兵封立鵬、滕大鵬、江禮坤組合而成。坤鵬論又多了位新成員:廖煒。即日起,坤鵬論所有自媒體渠道對外開放,接受網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寫科技、互聯網、社會化營銷等,歡迎投稿給坤鵬論。優秀文章坤鵬論將在今日頭條、微信公眾號、搜狐自媒體、官網等多個渠道發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處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坤鵬論”微信公眾號:kunpenglun,回復“投稿”查看,自媒體人可加QQ群交流,群號: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