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證券的價格只是它們真正價值的一個零頭,那購買它們毫無風險。

——巴菲特

坤鵬論:巴菲特索羅斯為什么能在10分鐘內決定幾億美元的投資-自媒體|坤鵬論

一、金融就是風險的游戲

不管是哪種投資理論,何種投資方法,最終匯聚的焦點都會指向——風險。

盡管,所有投資理論沒一個100%靠譜,但它們唯一可以稱得上科學、完全正確的是對風險的認識。

對于大多數人來說,金融就是富貴險中求,因為賺的是未來錢,但未來永遠無法預測,全憑講故事,所以金融的溢價就是風險的溢價,風險越大溢價越高。

這個道理說起來很簡單,但從P2P之前不斷爆雷來看,其實大部分人并不懂。

二、誰不想要無風險、收益高的投資?

做銀行理財前,我們都要到銀行去做個風險測評,它的目的是要知道你的風險偏好(風險特征),再通俗點講,就是要了解你認為自己能承受多大的損失。

但是,坤鵬論認為,這個測評其實有點扯,因為坐在那里談論風險和真遇到風險,完全是兩回事。

許多不太好的事,不遇到,光是說,誰都能風輕云淡地吧啦吧啦一堆,但真發生在自己身上后,人們的反應常常比他們自己預料的要差很多。

事到臨頭的感覺,和之前冥思苦想的各種結果都是不一樣的,甚至到時候你的選擇都會出乎你自己的意料。

人性經不住考驗,不管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我們每個人都有價碼,只是高和低的區別,所以不要做考驗人性的事,這也是人生防風險的基本之道。

如果要讓一個人說出他對投資最真實的理想,那就是沒風險,還能賺大錢。

可能很多人會恥笑他。

但是,且慢,在笑別人的時候,你難道不想要這樣的投資嗎?

誰都是風險厭惡者,誰都不想富貴只能在險中求,那就帶來了一個思考,為什么就不能沒風險、低風險地賺大錢呢?

讓我們回到生活,如果你是一名游泳健將,讓你跳進一個10米深的游泳池,你所面臨的風險系數非常低。

但是,如果你是一個旱鴨子,這樣的游泳池對于你來說,必死無疑,風險簡直就是100%。

這是不是讓我們一下子就豁然開朗了?

恰如偉大的代數學家卡爾·雅各比經常說的:“反過來想,總是反過來想。”

許多難題難解往往就是我們總是正著想,順著想,如果反過來想,則會輕松地迎刃而解。

人生也一樣,反著想壞事,壞事可能就是好事,比如:犯錯,可以讓你下次別再犯,賠錢,能夠使你再投入時,更加謹慎,失敗,保證你未來不會在同一個坑跌倒……

當然,你必須記吃更得記打,如果遭遇困境而不自省,那老天也會無奈木了辦法。

所以,通往投資成功的路上,你一定要想通風險是怎么回事,如何看待風險。

其實,在投資中,不僅你會面對外部的風險,同時,你自己何嘗不是風險,就像《股市無風險 你才是最大的風險》所說,你最大的風險就是不懂裝懂,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坤鵬論:巴菲特索羅斯為什么能在10分鐘內決定幾億美元的投資-自媒體|坤鵬論

三、投資大師如何看待風險

投資大師為什么會成為大師,只是因為他們明確地知道經濟不可測、未來不可測、股市不可測、人心更加叵測。

所以,他們永遠相信風險的存在,既然如此,那唯一正確的事就是,盡最大可能降低風險,提高自己贏的概率,或者像索羅斯那樣,積極地管理風險,在風險初期進入,在風險爆雷前退出。

這是投資大師出發的原點,也正是在這個堅定信念指導下,他們清楚地明白,最大的風險是自己、風險可衡量、可管理,也可以盡最大可能回避。

1.每天都要努力降低自己的風險

坤鵬論曾說過,在這個世界上,最愚蠢的事就是妄圖改變別人,最聰明的事就是改變自己。

因此,投資大師都會選擇永遠從自身出發,將提高自己的抗風險能力視為終生的事情。

就像剛才所說,如果你是旱鴨子,自然會覺得深10米的游泳池是巨大的風險,但是,對于游泳健將,則基本無風險。

同樣,你看攀巖高手徒手攀至30米高,你覺得驚心動魄,100%的風險,但人家攀巖高手可能覺得是小case。

還有開車這件事,不會開車的人寸步都要心驚膽戰,而且很容易剎車踩成油門,風險巨大,會開車呢?你完全可以在與車上的人談笑風生間,自如地在擁堵的路上穿來穿去。

所以,風險與你自己的知識、智力、經驗和能力有強關聯,最大的風險永遠不是外部,永遠是你自己。

那么,明明都是人,為什么風險會不同呢?

區別就在于無意識能力。

表面上看,投資大師是以一種在外人看來很危險的方式輕松地瞬間做出行動,特別是在他們似乎不假思索的時候。

曾有人拜訪索羅斯,攀談期間,索羅斯看似隨意地做出了一個數億美元的投資決策,那個人后來回憶道:“我嚇得發抖,晚上都無法入眠,他在冒這么大的風險,那得有鋼鐵般的神經才敢這么做。”

其實,這并非索羅斯的神經有多么強大,而是其強大的無意識能力在起作用。

坤鵬論:巴菲特索羅斯為什么能在10分鐘內決定幾億美元的投資-自媒體|坤鵬論

談到無意識能力,之前坤鵬論曾簡要說過,有老鐵一直希望詳細講講,這次正好一并寫出來。

人類學習分四個階段,只要停止學習,就會直接駐留在相應階段,人與人的認知差距也就這樣形成了:

無意識無能:不知道自己的無知,傻瓜一枚,趕緊離他遠遠的,因為認知會傳染。

有意識無能:知道自己不知道,他就像個學生,可教。

有意識能力:知道自己知道哪些,又不知道哪些,被稱為沉睡者,有潛質,只需要喚醒他。

無意識能力:知道自己知道,“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絕對的智者,有機會的話,追隨他吧。

投資高手常會說,投資新手最大的不幸就是在第一筆投資中賺大錢。

為什么?無意識無能就是最主要原因。

投資新手的成功會使他相信自己已經找到了投資的秘訣,他認為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于是,他自信地重復著第一次的做法,但這只會讓他蒙受巨大的損失。

處于無意識無能狀態對財富是極為有害的,而股市中大部分投資者就是這樣的水平。

入市前純純的小白,根本不做任何知識武裝,聽風就是雨,看到別人賺錢就跟著沖進去,再一問原因,全都是道聽途說的信息。

坤鵬論把他們稱為裸進者,大腦是赤裸裸的,這就是最優質的韭菜,上等佳肴,又傻又白很香甜。

每個人都會有錯覺,認為自己無所不知。

當人在堅守某種信念時,并不會注意到自己的一廂情愿,比如有人天花亂墜地講:“做這個生意一定會大賺。”“投資股票肯定能致富。”

而聽到的人也深信不疑,認為“這么做肯定能大賺一筆”。

不料,之后的人生卻是一敗涂地……

遇到這種情況時,其實可以用蘇格拉底推薦的“自問自答法”來打醒自己。

但那并非與他人進行實際溝通,而是與自己的內心對話。

首先,選一個自己深信不疑的“執念”,再徹底地自我追問:“這真的正確嗎?”“果真能一直賺錢嗎?”諸如此類,如此就會發現“執念”等于“無知之知”,也就是在窮追猛打后,暴露出其實自己什么都不懂的事實,因為,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知曉何謂對錯,所以,在問答之中,內心的真實自然就會慢慢浮現。

坤鵬論:巴菲特索羅斯為什么能在10分鐘內決定幾億美元的投資-自媒體|坤鵬論

利弗莫爾曾將股市輸家進行了分類,共有三種:

一無所知的傻瓜:明知自己是個睜眼瞎,還要和市場較量一番,生命周期3~30個月。

二等傻瓜:利弗莫爾稱其為半個傻瓜,從更高級的傻瓜那找消息,他們已經比傻瓜高了一層,到了第二階段,裝了滿腦子的市場名言和圣人語錄,不太笨,比初期傻瓜命長點,生命期三年半。

第三種傻瓜:總是盯著便宜貨,抄底買入等著翻盤,一般還算平安無事,但等到手里的股票翻盤無望或持續下跌時就傻眼了。

有意識無能是掌握問題的第一步,它的意思是人可以清醒地承認自己確實不知道該怎么做,也完全接受自己的無知,也就是有自知之明。

這樣的投資者常常勝負都有,但勝的時候會多,因為他們秉承不懂不投,寧肯少賺也絕不冒險進入到自己完全不懂的領域。

當然,他們也很容易被投資失敗搞到失望、悲觀或無望,甚至徹底放棄投資。

不過,痛需要真痛才能思痛——反思痛苦,有意識無能階段對于人們來說,是痛苦的,但也只有如此,才能讓人們認識到掌握一個問題需要刻苦學習的過程。

正如科斯托拉尼所說:“投機中賺的錢是痛苦錢,先有痛苦,然后才有金錢。”

有意識能力說明你已經開始掌握一個問題,但行動還沒有達到大師那樣的無意識境界。

在這個學習階段,你必須要在有意識的狀態下做出每個行動。

想想你當初學車時的情景,你必須時刻保持警惕狀態,需要清楚你的手和腳放在什么地方,認真地思考是否該剎車、轉方向盤或換檔……

反正在這個過程中,幾乎每一個動作你都在有意識地思考如何做。

到了有意識能力階段,盡管你無法像老手那樣快速反應,但把車開起來,應該沒有問題了。

投資也一樣,你可以做出和巴菲特一樣的投資決策,但他可能只用10分鐘,而你則需要10小時、10天甚至10個月。

因為,你必須思考一筆投資的每個方面,有意識地用分析工具并學習大多數知識,而這些工具和知識,早就存在巴菲特的下意識思維中。

不少投資者認為,為什么要這么累?跟在大師屁股后面照做,人家吃肉我喝湯,不亦樂乎。

不要笑,這就是許多所謂的投資顧問公司的策略,甚至還開發了程序四處叫賣,并美其名曰,讓大師幫你炒股。

但是,如果真有這么簡單的方法,那股市就不會是八賠一平一勝了。

許多投資者看了大量道氏理論、江恩理論、技術分析或其他理論的書,并遵循其中所說的步驟,或使用其他人的商品交易系統,早晚他們會發現這些東西并不管用。

世界上從來就沒有捷徑,所謂的捷徑最終不是大彎路,就是死路一條。

人類的無意識能力是大腦對付意識局限性的一種方式,在同一時刻,我們的意識只能容納大約7個比特位的信息(最多9個,最少5個),當我們的潛意識發揮作用,我們的意識會得到解放,集中到重要的事情上。

重復和經驗是我們將功能轉移到潛意識中的工具,1萬小時定律真不是忽悠人的。

所以,認知和經驗就是在降低自己的風險,就如巴菲特所說:“有風險是因為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坤鵬論:巴菲特索羅斯為什么能在10分鐘內決定幾億美元的投資-自媒體|坤鵬論

2.將確定性做到極致

把投資限制在自己的能力圈,限制在自己擁有無意識能力的領域,這是投資大師能夠避開風險的同時賺取超常利潤的方法之一。

如果他們可以盡最大可能避開風險,那他們又是如何衡量風險的大小呢?

這就要用到概率論的知識了,大部分事,特別是自己熟悉的事,一般來說,我們都可以將它分解為確定性和不確定性,確定性可控,不確定性不可控,而投資大師都會從這兩個角度思考問題。

其實他們最重視確定性,就是將可確定的部分做到趨近100%,不可確定的就讓它不確定吧。

所以,他們根本就沒有真正去衡量風險,而是在不懈地尋找高概率事件,并去衡量盈利的可能性。

在投資中,什么叫確定性?

比如一家公司的利潤=收入-支出,但這些數據都只能事后知道,不算確定性。

所以,巴菲特對于企業的關注,大部分聚焦在諸如管理層、業務健康性、可持續性等確定性的指標,而這些恰恰才是企業帶來利潤的根本保證。

這就是巴菲特的投資標準,好企業的標準,因為他清楚地知道,如果符合他的投資標準,他最終將得到回報,不是股價上漲,就是企業利潤提高。

并且,巴菲特的好不能光是原來好,甚至現在不好也沒有關系,關鍵是未來會好,會很好,因為投資是投給未來的,而不是過去。

這也就解釋了,為什么他明知道自由現金流折現估值法并不能100%準確,還要堅持使用的原因,這就是寧要模糊的對,也不要精確的錯。

可以說,巴菲特購買一只股票不是因為他預料這只股票會上漲,他甚至會毫不猶豫地告訴你,股價有可能在他剛買下它的時候就下跌,但他根本就不Care。

巴菲特還有一個投資標準,那就是價格,曾經他的標準是便宜,后來他的投資哲學增加了商人元素,許多投資會用企業家角度考察,于是就改為了合理價格,不管怎么樣,這同樣也是針對風險而言。

對他來說,如果可以打兩折買下一家知名而又優秀的企業,其中根本就沒有風險可言。

所以,巴菲特衡量風險的標準就是:好企業,合理價格買,好企業就是“一個具有持續競爭優勢,并且由一群既能干又全心全意為股東服務的人來管理的企業。”

因為有著“便宜買”這個重要理念的支撐,也造成了一個現象,在市場崩潰時,職業投資者往往會突然發現保住資本的重要性而持觀望態度,而遵循“永遠不要賠錢”的投資者卻反其道而行之,踴躍地買買買。

因為,說到底熊市才是風險最低的時候,機會難得,下一次誰也不知何時再來,這時不沖沖沖,那簡直就是暴斂天物,錯失良機!

本文由“坤鵬論”原創,轉載請保留本信息

坤鵬論

請您關注坤鵬論微信公眾號:kunpenglun。坤鵬論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創始人為:封立鵬、滕大鵬、江禮坤,是包括今日頭條、雪球、搜狐、網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網站或自媒體平臺的特約專家或特約專欄作者,目前已累計發表原創文章與問答6000余篇,文章傳播被轉載量超過800余萬次,文章總閱讀量近20億。


注:坤鵬論由三位互聯網和媒體老兵封立鵬、滕大鵬、江禮坤組合而成。坤鵬論又多了位新成員:廖煒。即日起,坤鵬論所有自媒體渠道對外開放,接受網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寫科技、互聯網、社會化營銷等,歡迎投稿給坤鵬論。優秀文章坤鵬論將在今日頭條、微信公眾號、搜狐自媒體、官網等多個渠道發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處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坤鵬論”微信公眾號:kunpenglun,回復“投稿”查看,自媒體人可加QQ群交流,群號: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