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上帝一樣,市場會幫助那些幫助他們自己的人,和上帝不一樣的是,市場從不原諒那些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人。

——巴菲特

坤鵬論:價值投資的假象——都以為自己在學巴菲特……-自媒體|坤鵬論

一、投資哲學不是非此即彼

昨天,坤鵬論在《從猩猩到人類 巴菲特進化史》聊到了巴菲特投資哲學的進化歷程,可以說,他如今的投資哲學有著其必然性,不管是格雷厄姆的用數學找確定性,還是費雪對企業的定性,再后來如商人般將優質企業收歸所有,都與其天生的個性息息相關,所以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巴菲特,同樣也只有一個巴菲特的投資哲學。

所以,我們在學習巴菲特的時候,要清醒地認知到這一點,就像齊白石所說:學我者生,似我者死,想要100%復制巴菲特,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人生在世,一定要有自知自明,知己知彼,知己要擺在第一位,你要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個性,包括優點和缺點。

只要有投資哲學的嚴格指導,投資的成功之路并非只有一條,真的可謂條條大路通羅馬,不管黑貓,還是白貓,抓到耗子就是好貓。

價值投資、技術分析、投機都可以贏,也都可能輸。

但是,如果想讓勝負天平上的砝碼更靠近自己的話,就需要在學習和實踐中找到最讓自己舒心順意的投資哲學。

有句俗話說得好,千金難買愿意,做愛做的事,才會讓自己覺得發自內心的舒暢,越做越順手。

鞋合不合適,只有腳知道,人生路好不好走,只有自己知道。

如果你是極度保守的人,卻非要學人家投機,必然別別扭扭,處處掣肘,這叫自己跟自己過不去,強扭的瓜肯定不會甜。

之前坤鵬論曾列舉過投資者的三種類型:分析師、交易者和精算師,最好在實踐中找到自己到底屬于哪一種。

坤鵬論:價值投資的假象——都以為自己在學巴菲特……-自媒體|坤鵬論

二、你把投資大師視為什么

有人把投資大師當成超級偶像,無腦地認為他們說什么、做什么都是對的,于是他們盲目追隨,不管適合不適合自己,一味照搬,還經常用大師的名言警句佐證自己的行為。

坤鵬論在這里就只說一個可能很傷人的話:巴菲特身家855億美元,請問你身家幾億?

掌握一項技能的最快方法確實是向這種技能的大師學習。

當年,《聰明的投資者》向巴菲特提供了他正在尋找的所有東西:一套投資哲學、一種有效的投資方法,一個久經考驗的完整系統,他要學的只是如何應用它們。

但巴菲特并不甘心,他直接選擇格雷厄姆成為自己的導師,向他學習,為他工作,成了他的“克隆”。

當然,世界上只有一個格雷厄姆,同樣也只有一個巴菲特,最終巴菲特還是脫離了格雷厄姆的投資哲學。

但是,通過模仿,巴菲特在通往大師境界的學習之路上飛躍了一大步,他曾這樣回憶道:“在大師身邊的幾個小時比10年的所謂獨立思考更有價值。”

對于投資大師,我們應該視其為導師。

導師是什么?

導師就是傳道授業解惑,但你要明白,他教給你的永遠是道理和經驗,而不是實踐,實踐只能自己來,除非像巴菲特那么幸運的人,可以為導師工作,這樣的機會絕對屬于天賜,鳳毛麟角。

不過,坤鵬論認為還有一種方法可以讓你更好地接近大師,那就是從精神層面。

在你盡可能地閱讀和研究一切有關他和他的方法與資料后,當你面對一項投資時,在下注前,應該首先換位思考,也就是自問:“他會怎么做?”

換位思考有助于你的潛意識接納其他人的自然行為和特征,因為僅靠閱讀和有意識模仿,你不一定能注意到這些。

正像巴菲特所說:“生活的要領在于思考你應該去做誰的球童。”

而彼得·林奇恰恰用童年的軌跡驗證了這句名言。

11歲時,林奇就在高爾夫球場開始了他的球童生涯。

球童相比報童不僅賺得多,還能接觸到許多公司的董事長和股東,這些大人物經常會談論股票投資,使得林奇早早就接受了股票市場的教育,知道了許多不同的投資觀點。

雖然他那時并沒有錢去投資股票,但通過聽那些球手的聊天,使他開始對股票產生了興趣。

14歲時,他立下志向,做一名投票投資者,并將其當成了人生之中最遠大的理想。

后來,林奇在總結自己的這段經歷時認為,高爾夫球場是一個僅次于股票交易所的最佳投資場所,特別是在客人打出一個左曲球或右曲球之后,他們會興高采烈地吹噓自己最近的成功投資。

而林奇就會借此機會,和他們交流一些他們感興趣的投資股票話題。

“我最初的股票知識,是從高爾夫球場上得來的。”

這樣邊做球童邊讀書,林奇讀完了中學,順利進入了賓州大學沃頓商學院,即使這樣,他仍然堅持在高爾夫球場工作。

坤鵬論:價值投資的假象——都以為自己在學巴菲特……-自媒體|坤鵬論

三、對撿煙頭癡心不改的投資大師

當然,巴菲特最終的投資哲學選擇部分摒棄格雷厄姆,但這并不代表后者無效。

不斷有投資者采用格雷厄姆的方法進行投資,并取得了不錯的成績,比如:沃爾特·施洛斯,這是一位已故投資大師,2012年2月19日去世,享年95歲。

他一生都在踐行著格雷厄姆的投資哲學,癡心不改。

巴菲特贊譽施洛斯為“超級投資人”并這樣評價道:“許多我所知曉、在投資上做得不錯的人都沒有進行分散投資。唯一的例外是沃爾特·施洛斯,他的投資非常分散,我管他叫諾亞,因為他在每個行業都會投一兩家企業。”

施洛斯投資生涯起初的經歷和巴菲特相似。

他同樣是在看了格雷厄姆的書后深度折服。

1940年,他選擇進入紐約證券交易學院,師從格雷厄姆。

因為不是學校的正式學生,所以施洛斯只能選修格雷厄姆的夜間課程。

后來,他干脆辭去工作,直接效力于格雷厄姆。

1946年,施洛斯加盟格雷厄姆-紐曼公司,他工作的重點就是潛心尋找價格低于營運資本的股票。

非常巧的是,他還和巴菲特共過事,并因此成為了好友。

亞當·史密斯在他的《超級金錢》一書這樣介紹施洛斯:

“施洛斯的投資組合極為分散,目前擁有的股票遠越過100只。他了解如何選股,將價格遠低于其價值者出售給私人投資者,這便是他所做的一切。他不擔心目前是不是一月份,不在乎今天是不是星期一,也不關心今年是不是大選年。他的想法非常單純,如果某家公司值1美元,若我能夠以40美分買進,我遲早會獲利。他便是如此不斷地行動:他所持有的股票種類遠比巴菲特的多,而且比巴菲特更不關心企業的本質;巴菲特對施洛斯似乎沒有太大影響力。這是他的長處之—,沒有人能夠對他產生足夠的影響力。?”

坤鵬論:價值投資的假象——都以為自己在學巴菲特……-自媒體|坤鵬論

1955年,在格雷厄姆解散了自己的投資公司后,和巴菲特一樣,施洛斯選擇了自立門戶,成立了自己的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沃爾特·施洛斯有限合伙公司。

在之后近50年的投資生涯中,沃爾特為所有股東贏得了20%的年復合回報率。

在1955年至2002年期間,他管理的基金在扣除費用后的年復合回報率達到15.3%,遠高于標準-普爾500指數10%的表現。

期間累計回報率更高達698.47倍,大幅跑贏同期標準-普爾500指數80倍回報率的水平。

也就是,如果你在1955年向施洛斯的基金投入1000美元,在2002年其價值將超過100萬美元,1955年的1美元,2002年變成了1000美元。

被譽為“五十年常勝將軍”。

施洛斯的公司沒有證券分析師,沒有交易員,甚至連個秘書都沒有。

他幾乎不與外界溝通,不去調研也不與管理層進行溝通,沒有任何特別的信息渠道,他只是在辦公室里通過電話向上市公司索取財務報告,然后認真閱讀,平均每兩周尋找一只新的股票。

施洛斯認為,要想真正了解一只股票,唯一的辦法就是去購買它。

由于他持有的時間一般是4至5年,因此他有足夠的時間來進一步了解這家公司。

施洛斯最大的“缺點” 是喜歡擁有大量的股票,最多時會有100只,不過往往最大的20只股票占了大約60%的份額。

有時候,他甚至會使用60%的資金來購買單只股票,這樣的集中度一般是罕見的。

可以說,施洛斯的個性決定了格雷厄姆的投資哲學更適合他,他曾這樣表示:

“我不是很擅長判斷‘人’,我更喜歡跟數字打交道,除非上市公司離得很近,否則我不會去調研,我會從公司是否愿意分紅,來判斷管理層是否為股東利益著想。”

“他(巴菲特)了解企業業務,我不了解。我們購買投資企業時,其實對企業的業務模式不是十分的精通。”

“我和巴菲特都很理性,即使在非常不利的情況下,我們也不會很情緒化。”

“如果股票的定價是合理的,我不太在乎收益,而把重點放在公司資產上。如果公司沒有大量的債務,那符合條件的公司的股票價格就是合理的。”

“我不會對公司盈利進行預測,而我買入的又是些二線公司,我知道這里面一定能出來不錯的公司,但我并不知道是哪個,所以只能每個先買點。一定要買,哪怕只有一點點,這樣你才會記住它。遇到真正喜歡的公司,隨著股價下跌,還會繼續買。”

坤鵬論:價值投資的假象——都以為自己在學巴菲特……-自媒體|坤鵬論

四、絕大部分價值投資者其實是在撿煙頭

到此,相信大部分老鐵已經和坤鵬論認為的一樣,股票投資并非獨木橋,確實可以條條大路通羅馬。

所以,撿煙頭不丟人,能賺錢,只要不違法,都是好樣的,難道你擔心,在花錢時,別人會問你這一百塊是怎么賺來的嗎?

看過巴菲特投資哲學的進化史,你會發現對于普通投資者來說,他的價值投資有可學的,也有很難學得了的,但是,格雷厄姆的撿煙頭策略誰都能學,但后面的費雪式估價法以及其特有的商人套路,知易行難。

“好企業,便宜買”,單單一個“好企業”就會難倒無數英雄好漢。

這就造成了一個客觀現實,99%的價值投資者認為自己是在學巴菲特,其實不過是在踐行格雷厄姆的價值投資。

去看看網上那些價值投資的文章,大家對PE、PB、PEG、ROE等總是樂此不疲,但真說到企業本身的時候,卻往往一筆帶過或是語焉不詳。

這樣的價值投資其實就是撿煙頭法,和巴菲特的價值投資差得其實有點遠。

而且,坤鵬論也不推薦你浪費時間去關注那些所謂的企業品質信息源。

因為,對企業進行正確評估絕對不是看財報、看分析師的分析,看網上文章能做到的,特別是在中國,這些全都能造假,而且在中國股市的造假成本極低,按證券法規定,上市公司造個假頂多罰款60萬左右,和造假后的收益相比,簡直就是毛毛雨不值一提。

坤鵬論曾說過,只要制度有漏洞,不管是國家的,還是公司的,必然就會有制度食利者,所以中國股市的歷史同樣也可以書寫成一部上市公司造假史。

而且,人家可都是專業造假,企業、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券商等齊上陣,你說咱們這些普通老百姓,哪里敵得過那么多專業腦袋瓜?

畢竟“誰給我面包吃,我就給誰歌唱。”

所以,大多數人希望通過分析財報就能識假、避假,那絕對是個大大的Daydream!

另外,金融就是信息背著金錢四處游走,所以股市信息的主要載體——財經內容造假度極高,再加上如今信息造假的成本極低極低,所以說謊言泛濫成災一點不為過。

你可能不信,如今的世道,一兩千塊錢就能讓一篇文章散布到互聯網中上百個知名網站。

還有那些個證券分析師,號稱天天分析企業,并煞有介事地言必談數據,文必有各種圖表。

但是,他們所謂的企業品質分析與評估,基本都是從企業的公開數據進行分析,試問有幾個人真的跑到市場做調研,和企業內部人士、競爭對手、供應商、銷售商溝通聊天?

如果數據源都不真實,所有結論都不可能正確,再加上有些數據都是相乘關系,那錯都會是乘數級的。

坤鵬論認為,其實真正遵循并嚴格遵守格雷厄姆的投資哲學,并以其為基礎與核心上發展出自己的投資哲學也不錯。

坤鵬論:價值投資的假象——都以為自己在學巴菲特……-自媒體|坤鵬論

下面提幾個重點,供老鐵參考:

1.安全邊際

它是所有投資哲學的基石,把它的尺度放得低低的,甚至堅守保本也不為過,你要知道,其實投資大師的保本思維比任何人都要重。

并且,越是考察的指標多,越能夠提高安全邊際,如今股票價值投資指標唾手可得,為什么不多用它們來嚴防死守呢?

可能最終的結果少得可憐,但是,少,永都比錯好!

1998年,巴菲特在年會上這樣說過:

“我們已經好幾個月沒有找到值得一提的股票了,我們要等多久?我們要無限期地等,我們不會為了投資而投資。我們只有在發現了誘人的對象時才會投資……我們沒有時間框架,如果我們的錢堆積如山,那就讓它堆積如山吧……別人付你錢不是因為你有積極性,只是因為你能做出正確決策。”

和典型的基金經理不一樣,投資大師如果認為持幣觀望是更明智的做法,他們都不會去購買“防御性”股票。

巴菲特從格雷厄姆那里學到一個道理,“總會周期性地出現你找不到好投資的時候,在這些時候,去海灘是個好主意。”

另外,為了盡量排除造假的可能,坤鵬論建議一定要看五年的指標和數據,用時間擠水分,我們也只能這樣了。

因為,人心尚需日久見,何況人心更多、更復雜的企業呢!

坤鵬論:價值投資的假象——都以為自己在學巴菲特……-自媒體|坤鵬論

2.逆向選擇

在股市逆向思維是個寶,做事,永遠是堅持不做什么比做什么更重要,投資,永遠是堅持不投什么比投什么更關鍵。

比如,坤鵬論就有起碼的七不投:

造假橫向的行業不投——咱沒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本事;

周期性行業不投——考驗投資技能,甚至是運氣;

醫藥行業不投——水太深,怕淹死;

科技行業不投——科技永遠是在為實業提高效率,利潤只能且必須越來越低;

概念股不投——里面有大量高手的鐮刀,我膽小,怕被割;

與民生息息相關的股——因為關系到民生大計,國家不會允許它們攫取超高利潤;

金融股不投——既屬于周期股,又是風險最多的行業,再有中國的特色,難上加難,不碰;

新上市的公司不投——人都要久經考驗,新股票更需要時間大神的驗證。

3.堅守能力圈

不懂的行業全都閃避,就連巴菲特、索羅斯都堅守能力圈,誰給你的膽量,讓你敢于在股市每個行業里面橫沖直撞?!結果可想而知,99%是碰的頭破血流。

從心理學角度看,每個人都會認為自己比平均水平要優秀,這是一種謬誤心理,在投資中一定要提防它出來搗亂,你寧可低估自己,也不要認為一切盡在掌握。

用巴菲特的話說:“關于你的能力圈,最重要的事情 不是這個圈有多么大,而是你劃分的邊界有多么合理。”

有句話叫:如果你不知道自己吃幾兩干飯,股市將給你最好的答案。

人生在世,難得糊涂,認為自己傻、不聰明,反而會讓你更加努力、更加謹慎,甚至有時候,裝裝傻才是大智慧。

最怕就是真傻還要裝聰明,這樣的人不被收割才怪。

記得有人說過,當你敢于說不知道的時候,你就已經比許多人聰明了。

stay foolish stay hungry!

4.好企業,口碑比指標更重要

坤鵬論常提“金杯銀杯,不如口碑”,既然我們難以做到像巴菲特、彼得·林奇那般考察和調研企業,企業的數據又可能造假,此時,老百姓的口碑反而成了值得我們信賴的最真實的參考,因為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這里提醒大家,一定是要真口碑,比如:詢問你的親朋好友、在多個微信群里搞個口碑小調研,而網上那些所謂的有口皆碑的贊譽,不要信。

坤鵬論甚至有個標準,好到不真實的企業要遠離,因為世界上就沒有十全十美,不真實往往代表著完美的造假,甚至隱藏著會嚇你一跳的大雷。

千好萬好的白璧無瑕往往不是真好,大多好到不成樣子的人其實就是個君子劍岳不群,要不然他早該上天了!

另外,為了把安全邊際盡量放大,坤鵬論一般只選擇行業的前兩名投資,可能一時的收益不刺激,但要相信時間的力量,復利的力量,企業增長的力量,寧肯用時間換金錢,也不冒大起大落的風險,平平淡淡才是真,不信?那你去看看茅臺和格力!

寫了這么多,坤鵬論最終發現,即使做到以上這些,其實我們對于企業的認知依然很淺很淺,而巴菲特在投資前,都會有豪華專家團隊對企業進行調研和分析,這個我們哪里比得了!

所以,歸根結底,大多數價值投資者還是主要靠格雷厄姆的定量法選股,撿煙頭的干活。

當然,投資完全以結果論英雄,能賺錢,撿煙頭又何妨!

本文由“坤鵬論”原創,轉載請保留本信息

坤鵬論

請您關注坤鵬論微信公眾號:kunpenglun。坤鵬論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創始人為:封立鵬、滕大鵬、江禮坤,是包括今日頭條、雪球、搜狐、網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網站或自媒體平臺的特約專家或特約專欄作者,目前已累計發表原創文章與問答6000余篇,文章傳播被轉載量超過800余萬次,文章總閱讀量近20億。


注:坤鵬論由三位互聯網和媒體老兵封立鵬、滕大鵬、江禮坤組合而成。坤鵬論又多了位新成員:廖煒。即日起,坤鵬論所有自媒體渠道對外開放,接受網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寫科技、互聯網、社會化營銷等,歡迎投稿給坤鵬論。優秀文章坤鵬論將在今日頭條、微信公眾號、搜狐自媒體、官網等多個渠道發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處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坤鵬論”微信公眾號:kunpenglun,回復“投稿”查看,自媒體人可加QQ群交流,群號:694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