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鵬論:2016年雷軍和他的小米都在面臨嚴峻考驗 雷軍真的很煩-自媒體|坤鵬論

雷軍最近又上了一把頭條,原因是公布了新的人事任命,從5月18日任命郵件被爆以來,沒少受媒體關注。不過這次貌似大多數媒體都跟統一好了口徑一樣,集體唱衰。

看來,小米日子不好過這個事情,以前坤鵬論說出來,還有很多人不相信,現在居然已經成為地球人都知道的秘密了。

今年3月的時候,坤鵬論寫過三篇關于小米的文章:

《坤鵬論:2016年雷軍七大“特”煩惱 深入解讀小米的內憂外患》

《坤鵬論:2016年雷軍的6大破局猜想 小米成敗在此一舉!》

《坤鵬論:雷軍發布新生態鏈品牌?終于明目張膽高仿無印良品了!》

其實在那個時候,坤鵬論就已經不太看好小米發展方式了。在寫這幾篇文章的時候,還有朋友和坤鵬論討論,覺得小米的發展還沒有嚴重到這樣的地步,前兩天小米人事變化以后,才覺得問題好像真的如我們所說的一般嚴重。

其實在坤鵬論看來,小米人事調整,說明問題比想象中的還要嚴重。

有人會問,你們是怎么發現問題比想象中還要嚴重呢?所以今天坤鵬論簡單說說原因:

 

一、小米的水軍開始少了

坤鵬論:2016年雷軍和他的小米都在面臨嚴峻考驗 雷軍真的很煩-自媒體|坤鵬論

提起小米的水軍,相信很多人都見識過其威力,作為一個月寫過三篇唱衰小米文章的坤鵬論來說,更是深有體會。小米水軍從最開始簡單、粗暴式的謾罵,到后來開始講技術、說營銷,其實坤鵬論對小米水軍的進步還是看在眼里的。只可惜,小米這次人事調整之后出現的唱衰文章的評論里,基本都是友商的水軍在活動,很難找到大面積小米水軍。

可能有人會覺得,水軍少了并不能說明小米的問題很嚴重。

坤鵬論要說的是,水軍少了,恰恰說明問題很嚴重:

大家都知道,在國內做手機,被黑是常有的事情,不管是友商出面還是像坤鵬論這樣具有獨立觀點的自媒體,最行之有效的一種應對方式就是大量水軍評論,對輿論進行引導和混淆。小米之前在這方面工作一直做的不錯,而且小米從最開始起家就一直在用這招,水軍在小米發展史上充當了重要角色。

現在水軍減少了,可能在一方面說明小米的市場投入費用消減的非常嚴重。

做過企業經營的人都明白,企業經營遇到困難時,能做的只有兩件事:開源、節流。

開源自不必說了,小米在今年連仿無印良品的百貨MIJIA都推出了,已經很可以了。

節流呢?一般企業管理者都會先從市場部下手,而在市場部中首當其沖的,就是市場投入的費用。

先從無關緊要的費用開始動手,如果還不行再開始向其他支出動手,能動到水軍這個小米起家的招數上,確實說明問題非常嚴重了。

 

二、美元投資不好拿了

坤鵬論:2016年雷軍和他的小米都在面臨嚴峻考驗 雷軍真的很煩-自媒體|坤鵬論

坤鵬論在蘋果投資滴滴的文章里和再之前的文章里都曾提過,從2015年底以來,美元基金有點慫,并不是他不想投,而是投資公司囊中羞澀,沒錢可投。很多以前只做美元基金的投資公司,最近也開始做人民幣基金了。沒辦法,地主家也沒有余糧,連大洋彼岸的美國硅谷都吃緊!

不過這就害慘了之前融美元基金的創業公司了,很多公司都是能融到上一輪,融不到下一輪。大家兜里都沒錢的時候,靠“市夢率”就很難看忽悠到人了。

你可別告訴我,融不到美元可以改融人民幣,這是沒有投資常識。

小米這幾年,靠著雷軍的“市夢率”,投資沒少拿,估值也沒少漲,坤鵬論翻了翻,大致如下:

2011年上半年,小米完成A輪4100萬美元的融資,估值2.5億美元;

2011年底,小米B輪融資9000萬美元,估值10億美元;

2012年6月底,小米完成C輪2.16億美元融資,估值40億美元;

2013年8月,小米上一輪融資DST領投,估值超過100億美元,具體融資額不詳;

2014年12月,小米融資11億美元,估值450億美元。

 

小米拿到最后一輪融資已經快是一年半以前的事情了。這么長時間沒有拿下一輪的錢,是因為小米不缺錢么?

坤鵬論之前給小米算過一筆賬,并不是小米不缺錢。事實是小米很缺錢,真正能為小米貢獻現金流的業務并不多,新產品線需要更多的是投入,投資出去的錢還有很長一段時間周期才有可能看到回報。

所以沒有融資只有一個解釋:融不到!

 

三、網傳小米股東六折估值套現

坤鵬論:2016年雷軍和他的小米都在面臨嚴峻考驗 雷軍真的很煩-自媒體|坤鵬論

今年3月份的時候,雷軍曾說“小米五年不上市”,然后沒幾天,網上就開始流傳說小米部分投資人開始尋求出售所持股份套現,交易價格大概是小米最后一輪估值的六折。

當然,最后說是辟謠了。

不過就坤鵬論的了解,有些事情確實是無風不起浪呀,不起浪呀,浪呀。

針對這個事情,坤鵬論還專門找過幾個搞投資的朋友咨詢過,正常情況下,投資人是不會尋求非正常退出的,就算退出,也是下一輪融資進來時,由新投資人向原投資人提出是否可以收購部分股份。

出對于創業團隊和項目本身負責的角度考慮,一般投資人是不會主動要求出售股份的。

我們可以想想,如果你是新投資人,準備投資一家公司,這個時候老投資人和你說:你從我手里買點股份吧,我套點現出來。你還敢投這家公司么?

或者你準備投資一家公司的時候發現,老投資人在尋求低價套現,你還投么?

 

四、雷軍的內部調整不是誘因而是不得已

坤鵬論:2016年雷軍和他的小米都在面臨嚴峻考驗 雷軍真的很煩-自媒體|坤鵬論

5月18日,雷軍發內部信稱,小米科技聯合創始人、副總裁周光平將出任小米首席科學家,全力負責手機技術前沿領域研究。此前,周光平是小米手機的研發和供應鏈負責人。此后,小米手機研發和供應鏈團隊,將直接向雷軍匯報。

小米從誕生之日起就一直在說供貨量不足,產能跟不上。

貨一直供不應求,為什么從來也沒見他們調整過供應鏈管理方面的負責人呢?

其實在這之前,小米“供不應求”很多時候也是把責任推給供應鏈,所以“狼來了”的故事講的多了,大家都不信了,是真供不應求?還仍然是饑餓營銷?傻傻分不清。

或者這次真的是供應鏈出問題了,要不然也不會直接換人。

不過在坤鵬論看來,雷軍這個時候調整內部供應鏈管理方面的負責人,是情急之下的一個昏招。管理講究的是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作為CEO,相信雷軍在企業發展方向方面的把握度要比周光平強,但在供應鏈管理方面,不一定比人家專業。

換個角度說,如果雷軍在供應鏈管理方面的能力比周光平強,那說明這幾年雷軍識人不明,用人的眼光有問題呀。

所以只能用一個理由解釋:

雷軍是真的急了。

 

五、1999元手機成就了小米 也坑了小米

坤鵬論:2016年雷軍和他的小米都在面臨嚴峻考驗 雷軍真的很煩-自媒體|坤鵬論

不得不承認,在智能手機領域,小米是做過大貢獻的。在小米之前,智能手機的身價,那都得是3000起步。所以小米1999元的價格一經推出,是非常具有殺傷力的,以至于把很多傳統手機廠家直接干趴下了。反應快的,快速跟進,搶回了一些市場。反應慢的直接就死掉了。

1999元智能手機也成就了小米4年達到450億估值。

但現在看來,有一句話咋說的來著?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現在1999元卻成了限制小米發展的瓶頸。

傳統手機廠商利用自身技術、產能等方面的優勢不斷推出新手機,高、中、低端不同價位,立體式攻擊。而小米呢?已經在用戶心里深深刻下了三個大字:屌絲機。

人們可以自嘲為屌絲,可并不愿意被別人真當成屌絲。

所以小米推高端手機就特別困難,也只能往更低端的千元以下手機發展了,可這更加深了用戶對品牌的定位。

惡性循環想改變是很困難的。

所以小米新推出了MIJIA品牌,可凡事講究天時、地利、人和。當初能用四年時間把小米做到450億美元,不代表現在還能用四年時間把MIJIA做到450億美元。

小米的今天,再一次讓坤鵬論想起了“愛國者”的昨天,何其相似。

坤鵬論武斷猜測一下,如果境況還不見好轉,說不定一段時間之后就會裁員了。

 

六、雷軍系今年面臨集體潰敗

坤鵬論:2016年雷軍和他的小米都在面臨嚴峻考驗 雷軍真的很煩-自媒體|坤鵬論

小米、金山軟件、獵豹移動及歡聚時代YY,被譽為雷軍系的四員骨干大將。小米的日子不好過,后三者股價也在集體暴動,不能不讓人更加擔心,曾經風光無限的“雷軍系”到底是怎么了?

獵豹移動與歡聚時代YY業績瑕疵遭受沖擊,獵豹與YY在下坡路上簡直是一路狂奔。獵豹移動從36美元/股掉到10美元/股左右,歡聚時代從96美元/股的高點腰斬到現在的不到45美元/股。雖然近期受中概股整體下跌影響,但業績瑕疵實屬內因。

金山軟件也跟著受牽連。主營收入和增長點都嚴重依賴于獵豹移動的獵豹移動之父金山軟件,在20日直接低開﹣11.45%,并迅速暴走至-15.58%。股價變得更加前途未卜。

 

看來2016年對于雷軍來說,真可以算是流年不利呀。


注:坤鵬論由三位互聯網和媒體老兵封立鵬、滕大鵬、江禮坤組合而成。坤鵬論又多了位新成員:廖煒。即日起,坤鵬論所有自媒體渠道對外開放,接受網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寫科技、互聯網、社會化營銷等,歡迎投稿給坤鵬論。優秀文章坤鵬論將在今日頭條、微信公眾號、搜狐自媒體、官網等多個渠道發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處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坤鵬論”微信公眾號:kunpenglun,回復“投稿”查看,自媒體人可加QQ群交流,群號:6946827